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 1-8

*伽卡邪小四人组
*算个非架空冒险文


第一章 猎魂

8.实验

那个雕像盯着伽罗和小心,似乎也忘记了哭泣,眼中再没淌出那些红色液体。但这点变化并没能引起伽罗和小心的注意,他们还在认真研究那些纹路,根本注意不到雕像的眼睛已经睁开。
“他们……”阿卡斯想上前把那两人拉开,却被邪恶拦住了。“别过去,会惊动那东西。”邪恶这样说着,自己却悄悄往雕像身后绕,“等会你带他们去化学实验室,不要管我,明白了吗?”
“什么,你什么意思……”阿卡斯一惊,正想拉住他,却抓了个空。邪恶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几乎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他就冲了出去,还没发出一丝声音。小心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稍稍抬眼往雕像后瞟了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抬手抓住伽罗因为好奇所以伸向纹路中液体的手,示意他不要乱动。
伽罗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四周,这才发现情况不对。而那雕像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它转动了一下眼珠,身体开始疯狂颤抖起来。
“小心。”小心把伽罗拉起来向后退,那雕像见状颤抖得更加剧烈,缓缓站起来,朝他们伸出手。就在这时邪恶绕过它的视线来到它身后,伸出左手直接按上淌着暗红色液体的台面。
刹那间阿卡斯敏锐地感觉到整个空间都仿佛凝滞了一瞬,但也仅仅是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很快一切又恢复了行动力。他看到邪恶的手上迅速染上暗红的颜色,那些液体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眨眼间就顺着邪恶的手一直向上爬,几乎要吞噬掉他的整条手臂。
雕像也发现了身后的不对,它猛地转过身,双目重新锁定在邪恶身上,狠狠挥出一拳。邪恶立刻松手后退躲开它的拳头,那些爬上他手臂的液体在离开源头后就失去了生机,逐渐凝结成坚硬的血块。邪恶能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紧涩感——是这些血块在自行收缩——他立刻放弃控制自己的左手的想法,侧身再一次躲开雕像的拳头,朝对面想来帮忙的小心大喊一声:“别过来!”话音未落他就转头朝小树林里跑,雕像也追了过去,很快就看不见踪影。
“又自作主张……”小心皱眉,但也只能看着邪恶消失——他根本没能来得及做什么。在雕像活过来后周围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这种没来由的感觉让小心难以抑制地担心起来。
伽罗见状拍拍他的肩:“没事,很快第二关就结束了,到时候还能再见到他……石台上的信息破解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先离开这里吧。”说着他看了阿卡斯一眼,阿卡斯立刻心领神会,和伽罗一起拉走小心。
话虽如此,如果第二关结束所有幸存者都会再次聚集在屏幕下的话……刚才邪恶对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很快他就知道邪恶是什么意思了。
“第二关结束。剩余人数十二人。五分钟后第三关开始。”
又是突然出现在显示屏前,小心伽罗和阿卡斯四下看看,立刻发现了不对——邪恶竟然没有出现在这里。
怎么回事?邪恶出了什么意外吗?不,应该不会,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他应该……
小心心底发凉,无数不好的猜测在脑海中掠过,又被他压下来。他的视线飞快地在在场剩下的人脸上扫过,仔细一数,竟然只有十一个人。
“只有十一个人,邪恶应该没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能回来。”伽罗也发现了这一点,凑过来对小心耳语,“还有你看,刚才那个人也在……”
小心的视线在那个人脸上停顿了一秒又移开,事实上他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一点——毕竟在一片模糊中一张清晰的脸实在醒目——只是他在担心邪恶的情况所以没去注意。
“这个人一定不是普通的参与者……”阿卡斯补上一句,“按我平时看番的经验,能看得到脸,那他一定有故事。”
“……看番?阿卡斯你醒醒,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伽罗转头狠狠地敲了阿卡斯的头一下,气氛突然轻松了起来,小心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看向屏幕:“屏幕上显示又解锁了四个房间,还有一分钟下一关开始。我们去哪?”
“去化学实验室。”阿卡斯捂着头,终于想起邪恶临走时交代他的话,“邪恶让我一定要带你们过去,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那个人呢?不管他了吗?”伽罗指了指那个人。与此同时那个人似有所感地朝他们看来,伽罗立刻转过头,装作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不过这也让他们确定了这个人的不对——远看还没那么清楚,现在距离稍近一些,那个人一片漆黑毫无眼白的双眼异常显眼。
“不急,还会再见的。”小心摇摇头,又看了一眼屏幕。只剩下25秒,他拉了一下伽罗的衣服,示意他们离开。

小心和邪恶曾在第一关的时候到化学实验室3门口来过,那时候邪恶试过很多种办法都没能把门打开,甚至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而现在门已经被不知名力量打开,虚掩着,从门缝中看进去只有一片漆黑。
不过他们有武器在身也无所畏惧,伽罗挡在另外两人面前用刀背轻轻推开门,走廊上的光照进去,却只能照亮门口的一小片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光在这房间里的传播。
伽罗见状伸手试图去摸墙上的电灯开关,他按着记忆中的位置摸索,果然在那个位置摸到了开关,然而上面不知道糊了一层什么东西,黏糊糊的。他打开灯,诡异的绿光顿时充斥房间,映着墙上地上那些四处飞溅的鲜红液体,显出奇怪的颜色。
伽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果然又沾上了那些东西。不过他没有在意,反手在窗帘上擦干净,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这是间普通的实验室,和他们平时见过的没有什么区别——除了那些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四处乱撒的血。只是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的实验桌上散乱着一些实验仪器和不知名的试剂瓶,瓶上的标签不知被谁尽数撕掉,他们不敢乱碰,只绕过地上的血迹小心翼翼地往里走。
实验室的最后方是原本放置常用试剂的大柜,他们抱着一点希望走近,没想到柜子里的情况比实验桌上好不到哪去。所有的试剂瓶都被撕去标签,甚至有的已经被砸碎,各种不知名的液体和固体混在一起,让人不敢靠近。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阿卡斯好奇地凑近一滩正在冒泡的透明液体,又被伽罗一把拉回来:“离远一点,不要靠近。”
“大概是和这个游戏的背景有关。这里也是个重要地点。”小心四下看了看,开始观察起桌子上的试剂。阿卡斯见状一拍脑袋,忘掉刚才对试剂的好奇转移了注意:“哦对,你们刚才在雕像那里看到了什么?”
“一个配方。”伽罗把阿卡斯拉到远离试剂柜的安全位置,生怕他手贱乱动什么,“虽然说起来很诡异,但是……从字面上理解,那是个丹药配方,应该就是这样。”
“丹……”阿卡斯一时语塞,他正想吐槽什么,又猛然想起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根本不能按照常理来判断,只好硬生生将吐槽咽了回去,“所以我们是要按照那个配方……炼丹?”
“记得我们一开始在天台上发现的青铜炉吗?我想那个可以派上用场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巧合啊,就好像被什么安排好了一样。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既然我们收集到了这个信息,试一下总是没什么坏处的。”伽罗从讲台上找出一副破旧的手套,试了试似乎勉强可以用,就戴着它们靠近实验桌上的试剂瓶,“那上面说‘取五转石混合,置于硫磺,以六一泥封之‘。所谓五转石也称五色石,是丹砂、雄黄、曾青、白礜和慈石的合称。这五种……”
“都是常见的化学材料,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小心突然接过话,指着面前的一瓶试剂看向伽罗,“这个,检验一下。”
“好。”伽罗毫无异议地拿过那瓶装着红色颗粒固体的广口瓶,四下翻翻找找凑齐一套仪器,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实验台,竟就真的做起了实验。阿卡斯目瞪口呆,看看寻找试剂的小心再看看做着试剂检验的伽罗,一股悲凉之情油然而生。
阿卡斯:知道了你们都是学霸,惹不起惹不起,在下溜了。
这样想着阿卡斯百无聊赖地踱到窗边,午间时分的太阳极为刺目,阿卡斯向窗外看去,竟一眼就看到几具在教学楼下晃荡着的尸骨。看来被淘汰的人越来越多了……阿卡斯又一转视线,竟意外地看到那位已经预定了角色的有脸同学,与此同时有脸同学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转头也对上了他的眼睛。
阿卡斯:“……”现在装作没看到来得及吗?
“是你们。”看口型有脸同学大概是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他就转头朝实验楼里狂奔,消失在阿卡斯的视线中。
阿卡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心下一凉,立刻转头朝屋里两个人喊:“卧槽我看到那个能看到脸的奇怪的人了!他上来了好像是要来找我们……”
“哦。”小心闻言点点头,继续翻看那些试剂瓶,“让他上来。伽罗,这个。”
阿卡斯:???

——TBC——

评论
热度 ( 4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