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 1-6

*伽卡邪小四人组

*是个冒险文

*_(:з」∠)_日更不存在的,这辈子都做不到日更的



第一章 猎魂



6.那人

 

校长办公室的门被紧紧地锁着,看起来似乎一切正常。然而小心盯着门看了片刻后,突然打断阿卡斯开锁的动作:“等等,这扇门不对。”

“什么不对?”阿卡斯一听立刻收起手中用来撬锁的铁丝,不敢再多动作。伽罗闻言也仔细观察起这扇门来,很快他也发现了问题:“装饰。你们看这扇门的装饰,有没有觉得像什么?”

“灵堂。”邪恶立刻接上,语气还是那么漫不经心,“也不知道是谁布置的,分明就是在咒里面的人去死。还有门上的这些符咒……”说着他抬手摸了摸门上雕刻着的花纹,却又像被什么烫到了似的猛地缩回手。

确实如邪恶所说,这扇门的装饰奇怪得很。门的两边和上方贴着春联,内容倒没什么不对,只是那纸不知是不是因为贴得太久而褪色,显出一种诡异的白,只有一些斑驳的红告诉人们它曾经是什么颜色。门口的两边摆着两盆花,不过是假花,也有些褪色。这样整体看来,就显得有些不那么正常了。但阿卡斯看着门上的花纹,分明是一些普通的花鸟雕刻,邪恶说的符咒又是什么?不过他也没多想,只当这又是只有邪恶才能看到的东西——毕竟这种事也发生了不止一次。

伽罗也试着摸了摸那些花纹,而他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他垂下手搓了搓手指,状似无意地问了句:“你说门上是符咒?你知道这些符咒有什么作用吗?”

“你们看不到吗?”邪恶偏过头看了伽罗一眼,眨眨眼又笑了起来,“那可真遗憾……我也看不懂这符咒是什么意思,怎么办?”

“继续开锁吧。”小心突然悄悄拽住邪恶的衣角轻轻拉了他一下,朝阿卡斯点头示意。阿卡斯得到允许便蹲下身继续刚才的事,而邪恶也闭上嘴站到他身后不再说话。

很快阿卡斯就把门锁撬开,四人推门而入,竟感觉到一阵阴风从屋里吹出来。邪恶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在他眼中原本闪着淡淡金光的符咒纹路此刻失去了光彩,他又抬手碰了一下,这次什么感觉也没有。小心注意到他这里的异样,回头询问地看了他一眼,而邪恶摇摇头,依然带着原来的笑意跟上他们。

“这里面怎么这么阴森森的……”房间里的窗帘不知为何全都拉得严严实实,阿卡斯感觉背后涌上来一阵凉意,便缩了缩身体。伽罗找到墙壁上的开关把灯打开,屋中总算是一片明亮,眼前的事物也清晰了不少。

这间办公室不算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办公需要的东西都有,似乎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当他们绕过办公桌之后,视线全被办公桌下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桌子下有个保险箱,是最普通的那种样式,但它周围的东西却非常不普通——这回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保险箱的四角被贴上了黄纸朱砂绘就的符咒,保险箱的正中央还画着一个巨大的血色禁咒,极其明显地昭示着这里面封存着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重要道具,只是不知道这外面的符究竟是用来防止里面的东西被带走还是……防止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伽罗观察这符咒片刻,用桌上的一支笔戳了戳其中一张。那符咒看似轻飘飘地贴在上面,却纹丝不动。

“但是我觉得它仿佛就在怂恿我打开它。”阿卡斯也学伽罗的样子用笔在符咒边缘戳了几下,但立刻被伽罗拍掉手:“小心点!”“你不是也碰了吗……”阿卡斯撇撇嘴,还是把手中的笔放回桌上,“可是不打开的话能怎么办?跳过这个吗?”

“你怎么看?”小心稍稍后退了一步,侧头小声问向不知为何退到最后的邪恶。邪恶挑了挑眉,似乎是有些意外小心会突然问他的意见:“你是在问我吗,哥哥?”

小心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好吧……这个符咒只是为了不让外界的鬼接近,里面的东西是没危险的。”邪恶向后靠在墙上,双手抱胸,笑得灿烂,“当然这是我猜的——哥哥要相信我吗?”

小心点点头,直接伸手从凑在保险箱边的伽罗和阿卡斯两人中间将那四张符咒一张一张地撕了下来。瞬间箱子正中央的血色禁咒消失,从里面传出一声表示解锁的“咔哒”声。

邪恶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又被掩饰了过去。他垂下眼,遮掩住其中复杂的神色。

“小心你干什么!要是受伤了怎么办!”伽罗一惊,一把抓住小心撕去符咒的手。小心任他抓着,摊开手把那四张符咒展示给他们看:“没事的。你看。”

那四张符咒被撕下来后就开始渐渐褪色,最后化作一堆惨白的灰,像是被燃烧过一般。但到底确实是没什么危险,伽罗松了口气,把手放开:“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乱来了……”“没事,邪恶说没危险。”小心拍拍伽罗的肩让他放心,将那一堆灰倒在桌面上。

阿卡斯跟着打开保险箱,里面果然除了一叠看起来明显就没危险的纸以外什么也没有。他伸手将这叠纸拿出来,就在同一时间,四个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断裂了一般,刺耳的警报声都在他们脑海中响起来。

“什么玩意?”阿卡斯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里还有装警报的吗?也没见这箱子里有什么报警装置啊……”

“这不是保险箱的警报——甚至不是物质世界的警报!”伽罗见阿卡斯还呆在那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把他拉起来,“是这些纸离开原位触动了这个游戏制造者的警报——我们得马上离开!”

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邪恶居然上前几步挡在门口,不让他们出去。“邪恶你干什么?”伽罗深深皱起眉,“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能走,相反,你们必须留在这里。”邪恶勾起一边唇角,微微抬起手中从小心那拿过来的枪,对准阿卡斯的手,“把那叠资料给我。”

“你想干什么?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

“谁说我在开玩笑?我只数三下,否则你就去喂那些尸骨吧。三、二——”邪恶冷冷地看着阿卡斯,那神情竟不似作伪。伽罗看着他的表情也是心下一寒,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把阿卡斯护在身后。

“好了邪恶。”就在这时小心上前一步按下邪恶握枪的手,不动声色地把枪从他手中夺过来,“玩笑不要太过。”

“我不……”邪恶下意识地反驳,但当他对上小心的视线时大脑“嗡”地一声炸开,竟突然说不出话来。

他从来没用那样的眼神看过他。就算是当初他用武器对准伤痕累累的他时,他也从未用这样严肃而冰冷的眼神看过他。

我明明是为了你好……

邪恶张了张嘴,还是放下手,从门口让开。小心的脸色也立刻恢复平常的样子,他收起枪,回头看向伽罗和阿卡斯:“抱歉,邪恶开玩笑不分时候。但我们确实还不能离开。资料借我一下。”

阿卡斯松口气,将资料递给小心:“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怎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离开?等会‘猎人’来了怎么办?”

“除了‘猎人’,可能还有别人。”小心四下看看,拿出手机将那叠资料一张张拍下来,再把资料放回保险箱关上,再把他们带到办公室角落的一间小型会议室里,将门反锁。门的上方有一个透明的小窗,可以透过那里看到办公室里的样子。邪恶从会议桌上找来一张纸“啪”地拍在那窗口上,遮得严严实实。

“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外面的场景的。”邪恶转头对上阿卡斯疑惑的眼神,笑了笑走到会议室的最里面不再说话。伽罗抱臂靠在门边,一直看着他在椅子上坐下闭上眼,才收回视线,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没多久他们就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嗒嗒嗒”声——而且还不止一个——他们在办公室里停下,四处走动了一番,最后声音在他们的门面前消失。阿卡斯看向那个小窗口,头皮有些发麻——他现在知道邪恶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没准那“猎人”现在就在透过那个窗口往里面看,如果没把它遮上现在他就该和“猎人”对上视线了。

他们躲在门后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门外的动静。门外的“猎人”竟也一直没有声音,似乎就只是站在那里一般,只偶尔能听到跟随着它的尸骨发出的意味不明的低吼声,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那么震耳欲聋。这样的僵持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门外再次传来渐渐远去的“嗒嗒嗒”声,似乎是“猎人”离开了,而尸骨的吼声也消失不见。

见状阿卡斯松了口气,正想揭开小窗上的纸往外看一眼,却被伽罗眼疾手快地按住了。

“别动。”伽罗用口型对他说,“还在外面。脚步声只有一个。”

阿卡斯顿时身体一僵,保持着伸手的动作不敢再动一下。伽罗轻手轻脚地帮他把手放下,耳朵贴上房门,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还有一个‘猎人’。”小心也用口型说着,伽罗点点头,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猎人”始终固执地守在门外不肯走,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仿佛就要在这里一直耗到这一关结束。

在死寂中几乎连空气都要被冻结起来,四个人就一直一动不动地,只有偶尔的几次眨眼才能证明时间并未被静止,而是却是一直在不断流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终于响起一丝衣物摩擦声,然后又是渐渐远去的“嗒嗒嗒”。

这次他们没敢轻举妄动,依然在原地静静地等了十分钟,在彻底“猎人”离开了后才松懈下来,好好活动一下过于僵硬的四肢。“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留下来?”伽罗有些不解。小心揭去小窗上的那一张纸,示意他们看外面:“等一个人。”

只听门外“咔哒”一声,办公室的大门被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人影飞快地溜了进来,在那个保险柜前蹲下。

伽罗看向那个人,却感到一丝意外。

他居然看得清那人的脸,而不再是一片马赛克……虽然他还是不认识那个人。

怎么回事?为什么之前都没发现?


——TBC——


邪恶:我不是我没有,谁想开玩笑!


评论
热度 ( 6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