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 1-5

*伽卡邪小四人组,理论上没cp但是自由心证(?

*是个冒险文

*世界上最经不起花的,就是存稿



第一章 猎魂



5.笔记本

 

伽罗和阿卡斯从房间里出来后便仔仔细细从上往下将实验楼搜索过一遍,遗憾的是没有什么比较大的发现,不过倒是又发现了一些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页。可奇怪的是,这些纸页竟然看起来都和第一张找到的纸不一样。

“那么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伽罗和阿卡斯找到一间没人的教室躲了进去,把他们找到的纸页一一摆开,却能发现这些纸和第一张纸的新旧程度完全不一样,“要么是有两本本子,要么问题就出在我们第一张找到的纸上。”

“啊?”阿卡斯不解,“为什么是第一张纸出了问题?”

“不知道,是一种感觉吧。”伽罗按了按眉心,似乎在思索些什么,“你看这些纸上,萦绕着一些鬼气,和外面的‘猎人’身上的是一样的,而我们最开始找到的那张纸,上面很干净,什么气息也没有。”

“鬼气?伽罗你在说什么啊?”

“……”伽罗自己也茫然了一瞬,刚才的话他根本没过脑,就像是凭直觉说出来的一样,然而那是什么意思他自己却也不太清楚。他轻咳一声遮掩过去:“没什么,我们看看这上面写的啥。”

事实上这些纸上并没有写多少有用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些意味不明的抱怨和诅咒,而且由于这些纸页并不连贯,无法判断哪一句在前哪一句在后。最特别的一点,这些纸上的字都是用鲜血写成的——实在不像正常人会做的事。

“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好烫好烫好烫好烫好烫好烫……”

“为什么只有我,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不留下来陪我……”

“嗯……”阿卡斯思考了片刻,“这别不是个妹子被负心汉抛弃了的故事吧?”

“阿卡斯你能认真点吗?”

“能能能,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嘛。”阿卡斯笑了笑,拿起其中一页纸,指着上面的字,“如果如你所说这些纸上有鬼气的话,那么有可能写这些话的人已经死了。如果它在抱怨‘好烫’的话……那么它是被火烧死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它’是谁?这个猎人游戏的创造者?或者也是一个游戏的参与者?这些线索又想告诉我们什么?”伽罗看向阿卡斯。阿卡斯陷入沉思,突然打了个响指:“伽罗,你觉不觉得这和平时玩的RPG游戏很像啊?总有些破碎的语句来提醒正确的选择,甚至会提示通关的方法……”说着他将这些纸收起来整理好,“那么这些纸要收好了,万一等会……”

“阿卡斯等等,你的手?”伽罗突然愣住,他一把抓过阿卡斯刚碰过那些纸页的手,翻过来掌心向上。不知何时阿卡斯的手上沾上了鲜红的液体,糊满了他的整张手掌,还在缓缓地沿着手掌边缘滴落。

“卧槽!”阿卡斯心下一阵恶寒,使劲甩了甩手,但那上面沾上的东西怎么也甩不干净,“这是在坑人吗!”伽罗连忙拉过一边教室的窗帘让阿卡斯把血迹擦在那上面,他看向刚才阿卡斯拿过的那页纸,不出意外地看到那页纸上的字迹开始缓缓向外渗血。

“这页纸就不要了。”伽罗将那张纸丢下,把还在拼命擦手的阿卡斯拉起来,“我们走,这张纸会这样变化一定不是意外,此地不宜久留。”

“等等,等等,伽罗要不我们先去一趟洗手间让我洗干净手吧这样真的很难受啊——”

“这个时候你还想着洗手?!”

但是来不及了。他们听见走廊上响起脚步声,于是对视一眼拐进了反方向的楼梯间向楼下跑。他们听见那脚步声逐渐靠近,在他们原本待过的教室停留了一会,竟是走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们还是暂时先松了口气。他们正想继续下楼,脑海中却响起一个声音——这声音诡异得很,明明他们什么也没想,但是,这竟是他们自己的声音!

“第一关结束。剩余参与人数二十一人。三分钟后第二关开始。”

下一秒他们眼前一花,竟是直接出现在了显示屏前他们最开始站的位置。

伽罗侧头看去,小心和邪恶果然也回来了。只是他们明显没有自己这么狼狈,身上的衣物还是完好的,也没有沾上什么奇怪的血迹。

但伽罗还看到显示屏下方那五名“猎人”也回来了,还有19具尸骨站在他们身后,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他发现有两名“猎人”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其中一名正是他认识的、被阿卡斯斩断了一条手臂但又接上了的那位;而另一位的样子更惨一些,除了胸口还有一个无法修补的小洞在渗血,手脚上竟都有断裂后再粘合的痕迹。

大概是小心他们遇到的吧。伽罗心下了然。

“我们找个地方,交换情报。”小心看看他们,做了决定。伽罗点点头:“我们去哪?行政楼?那里应该没什么人。”

“行。走吧。”

 


“第二关,开始。”

四人寻了一间位置不太起眼的会议室,再次将门锁好,寻了个位置坐下。小心示意邪恶把笔记本和地图都拿出来:“这是我们刚才找到的。以及,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屏幕上写的字。第二关的要求,存活两个小时。同时它还开启了几个教室。”说着小心从会议室里找出一张空白的纸,把那几间教室写了下来。

“高一九班、高二十一班、化学实验室3、生物试验室1、电子阅览室1……”邪恶念着,伸手指向化学实验室3,“我们得去这间教室看看。其他的……我觉得没什么可能有重要的东西了。”

伽罗点点头,也把他拿到的那些纸拿了出来,在会议桌上摆开,顺便把阿卡斯拿的那张渗血的纸的事也说了一遍。邪恶闻言将剩下的那些纸一一看过一遍,再打开他拿到的那本笔记本,一对,竟然是匹配的。四人都是精神一振,立刻开始漫长的拼合对应的工作。

“看来这本笔记是一名死在火灾中的学生变成怨灵后写的记录。”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将所有笔记还原,开始一页一页研究,“他希望找到另一个从火灾中逃出去的同伴,所以就有了这个游戏,尽可能多地拉人陪葬,从中找到那个同学。”伽罗总结道。

“那他怕不是傻的,他的同学怎么可能回来?”阿卡斯质疑。

“在这个世界不能按常理来推测。”邪恶给了阿卡斯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更社会主义一些你应该问人怎么能变成怨灵呢?”

阿卡斯撇撇嘴,没有理他,而是又提出另一个疑问:“这么说,如果我们把那个学生找出来交给这笔记本的主人,就能结束这场游戏吗?”

“不一定。”伽罗的脸色更加凝重了一些,“我们能用什么办法找到那个学生?甚至我们连笔记本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不可能是那些‘猎人’,它们只是被驱使的道具罢了。更何况我觉得一个游戏不可能只给模模糊糊的线索让参与者去猜规则,规则一定是有的,只是我们还没找到。”

“还有这个。”小心把那张地图推到众人面前,抬头示意阿卡斯,“你的地图呢?”

阿卡斯一愣,立刻从口袋里取出那张可以被称作罪魁祸首的地图,也摊开来放在桌上,与小心拿出来的地图放在一起。这一对比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小心找到的那张地图正是他们学校现在的地图,但是奇怪的是,它的纸质竟和阿卡斯发现的那张二十年前的地图一模一样,就连泛黄的程度也一模一样。除此之外,还有左侧的建筑不甚相同——在现在的地图上是小卖部和一座雕像的地方在二十年前是一栋校园历史展厅。

“难道是这个展厅所在地有什么问题吗?”邪恶撑着头,伸手点了点那块地方,“比如——二十年前或者什么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导致这里的建筑重建?”

“不是不可能,但是——这里不是一个游戏吗?为什么会涉及到以前发生过的真实的事……”阿卡斯下意识质疑,但说着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大眼睛,“卧槽,你别告诉我其实……”

“其实这里就是现实,只不过相对我们认识的现实被隔离开了——”邪恶笑了起来,“没错,其实就是这样,这里可是很容易死人的,我们也……”

“好了,别闹。”小心拉了一把邪恶,邪恶立刻闭上嘴,但还是笑嘻嘻地看着阿卡斯。

“我们现在连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没法下定论的。”伽罗开口安慰,“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先努力想办法结束这个游戏,等到出去再搞清楚这一切。”

“什么,你骗我?”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在意。”

一番讨论后四人确定先搜索一下行政楼里面有什么重要的资料,再去那栋新建的雕像调查,最后去刚刚开启的化学实验室三看看。出门的时候倒是因为没想到这里居然也会出现那些尸骨于是被追了一路,但很快他们就解决了那些东西,顺便还收获了另外一把短刀。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校长办公室门口。


评论
热度 ( 6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