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 1-4

*伽卡邪小四人组,无cp

*算个冒险文

*救命,我好像快没存稿了



第一章 猎魂


4.地图

 

小心和邪恶两人在实验楼中间的走道上走着,两边都是房门紧闭着的教室,头顶的灯不知是否因为使用寿命过长而失去了原有的明亮,只散发着幽幽的亮光。他们试着打开附近的门,然而这些门都不出意料地被锁紧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邪恶把用刀砍和用枪崩这两种方法都试过了一遍——那门锁似乎是被什么神秘的力量保护了起来,始终纹丝不动。

“看来现在有些门是不能打开的,要等到游戏进展到某个程度才能解锁。”小心冷静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那扇被蹂躏过一遍却还是完好如初的门,拉住了还想再试的邪恶,“别试了,去看看别的门。”

“能被封起来的,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信息的门。”邪恶深呼吸一口气,恶狠狠地瞪了那扇门一眼,“这规则真是……让人不爽啊。”但不爽归不爽,他还是听了小心的话没再对着门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他抬眼看了一眼门边的牌子:“化学实验室3?这不是……”

“是。所以想打开这扇门,应该要比较后期的时候。”似乎是知道邪恶想说什么,小心打断了他的话。邪恶有些意外,他看向小心,却见小心竖起食指示意他安静,然后像只猫一般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实验室。

邪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安静下来,跟着小心走到那扇门前。他听见门内传来细不可觉的衣物摩擦声,还有轻微的呼吸声,不仔细听都没法发现,明显是有人躲在这扇门后。

于是在小心反应过来之前,邪恶一脚踹开了这扇并未锁上的门。

“啊啊啊啊啊啊——”门里传来一阵惨叫声,伴随着一阵桌椅翻倒的“噼里啪啦”,邪恶和小心看向教室里,一名穿着校服的少年正缩在东倒西歪的桌椅堆边,抱着头瑟瑟发抖,“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邪恶抽了一下嘴角,几步上前拽着领子把那人从桌椅堆中揪了出来,随手丢在一边的空地上,抽出别在小心腰间的短刀在他身边蹲下,将刀刃抵上那人的脖颈,“闭嘴,叫这么大声是想把‘猎人’引来吗?”那人立刻被邪恶利落的动作给吓到了,紧紧闭上嘴瞪大眼看着他们——虽然在邪恶和小心眼中他的脸依旧是一片模糊——身体还在难以抑制地颤抖着。

“不过是个普通参与者。走吧,这里的动静太大了。”小心快速地扫了一眼这间教室,发现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便拉了拉邪恶催他离开。邪恶闻言收起手中短刀起身,跟着小心向外走。

“等等!等等!你们是……你们是邪恶和小心?!你们也知道这个地方吗!我、我是你们的同班同学啊!是我啊!”那人见他们要走,却突然激动起来,一反刚才的恐惧,直接扑上来抓住了邪恶的袖口,“救救我、救救我!求你们带我一起走!”

“你说是就是?就算你是,我们凭什么帮你?放手。”邪恶的脸立刻冷了下来,反手一挥短刀就将那人拉着的袖口部分切了下来。那人手中一空,又想拉住邪恶的手,却被他身上浓郁的杀气给震慑住,不敢动弹。

“同学?”小心突然停下脚步,站在门口回过头,“你叫什么?”

“对!你们一定要帮帮我!我是——啊!——和我一起进来的!他已经死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人见小心肯搭理他,仿佛见到了什么希望,更加激动地大喊起来。邪恶不禁有些头痛,再次把短刀对准他:“闭嘴。”

小心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知道为什么,那人明明喊得很大声,可他却根本无法听清他说的自己的名字与同行者的名字——或者说他其实听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后的下一秒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他记不清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而他的记忆却在那人话音落下后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这样的认知——这个人确实是他们的同学,而且关系还挺好,是可以信任的。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小心非常不安,他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下这种感觉,再看向那人:“听你的话你也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办?”

“我说的是真的!我从没进过这么可怕的……明明是第一排的,怎么会……”

“好了,和他废话这么多干什么?我们走吧哥哥。”邪恶冷冷地瞥了那人一眼,转身拉着小心要离开。但小心却沉默了一下,对那人说:“走吧。”

“谢谢!谢谢!我就知道小心同学你不会见死不救的!”那人近乎喜极而泣,正想凑过来,却又被邪恶拦在两人五步开外:“你敢再靠近,不用等‘猎人’来抓你,我直接把你送到它们面前。”

那人一惊,连声应下。邪恶“哼”了一声,转身和小心走出实验室,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才继续往楼下走。

“哥哥,为什么要带上他?”回到一楼时邪恶凑到小心耳边低低地问了一句,小心回头看了那人一眼,看到的依然是一片模糊的脸:“这人有问题,他应该是找到了什么东西。”“那又怎么了,没他我们照样能找到需要的东西。”邪恶虽然这么说,却还是没否认小心的做法,任由那人战战兢兢地跟在他们身后。

实验楼一层竟是没有一间教室能够打开,无奈他们只好往外走。教学楼外已经是一片风平浪静,不知道那些“猎人”和“猎物”们都去了哪,只有地面上还残留着的血水昭示着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小心看向屏幕,如今只剩下二十二人还活着,但第一关的时间还有一半。

“我们去第一教学楼里看看吧。”见状邪恶提议,他抬头看向显示屏后的教学楼,“那是离起点最近的楼,应该没什么人会往那里跑,所以有可能找到些还没被发现的线索。而且它现在看起来挺安静的,也没见到‘猎人’或者是那些尸骨,应该会比较安全。”

“行。”小心点点头。

第一教学楼大部分是属于高三的教室,几乎都是锁着的,三人一层一层搜查上去,却什么有用的也没有发现。而更加奇怪的,整所学校都好像死了一般,除了他们走动的声音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其他“学生“都没见到,更别提”猎人“和尸骨了。

“我总觉得这栋楼不太对。”邪恶试着拨开高三三班的门,不出意料地又一次失败了,“太安静了,就好像没有任何活物一样。”

“什么、没、没活物?那、那其他人……”一直跟着他们的同学一听又开始发抖,“难道只剩下我们了吗?!不……”

当然没人理他。邪恶又走到高三四班的门口,伸手扯了一下锁,没想到还真扯了下来。他愣了一下,又立刻反应过来,小心地观察了一下教室内,确定里面没有藏什么奇怪的东西才把门推开。眼前是一间非常普通的教室,很多桌上都散乱地放着一些日常用品,抽屉里也堆着一些书,就好像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课间,再过不久学生们就会回到这里,开始下一节课。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教室后方的黑板上糊满了红色的液体,还在一滴一滴地向下淌。

“那是什么?”小心注意到黑板上的痕迹。

“大概是番茄酱吧。”邪恶痛心疾首,“现在的学生啊,真是太不懂节约了,这样要浪费多少包番茄酱?”

小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两人都仿佛没听到身后那人恐惧到极致的抽气声。

“而且这番茄酱还是鲜榨的吧,你看酱里还有果肉呢……”邪恶饶有兴趣地蹲下身仔细观察那些滴到地面上的液体,跟着他们的同学大概是再也忍不住了,冲到教室外狂吐起来。

“哦,这就受不了了。”邪恶顿时失去兴趣,拍拍手站起来,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看来是有一个人曾经在这里被‘猎人’抓到,死在了这里。但是为什么呢……这间教室有什么特别的吗?”

小心顺着血迹淌下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它恰好流到一张课桌下停住。心里突然升起一个猜测,他走到那张桌前蹲下,一本一本翻过课桌里的书。在他把所有课本搬到桌面上后,一本封面漆黑的笔记本赫然出现在中央。小心把笔记本拿出来,邪恶见了不禁摇摇头:“这东西看起来就像在说‘嘿我是关键道具快来把我拿走’……里面是什么?”

小心正准备翻开看看,外面却突然又传来一声惨叫,那位同学冲进教室,猛地把门反锁上。邪恶看向窗外,不知何时竟又来了个“猎人”,正站在窗口幽幽地“看着”他们。

“这玩意又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邪恶皱起眉,走到门边,把摊在地上的人一把拽起来,“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就在刚才!就在刚才他突然出现在门口!”

“刚才?”小心也拿着那本本子走过来,“是拿到这本本子的时候吗?”

“没错,就是这本本子……这本本子……”那同学突然直起身,猛地挣脱邪恶的手,竟是爆发出了与之前表现出的样子完全不符的力量与速度。他一把打开方才被他自己锁上的教室门,转身夺过小心手中的笔记本,将小心推了出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本本子是我的!你们就给我当炮灰吧!”

“你他妈找死!”邪恶一惊,在那人想逃跑之前又揪着领子把他狠狠拽了回来,往地上一掼,拔出短刀一刀刺穿了那人的小臂,将他固定在地上,“谁给你的勇气……对我哥哥动手的?”

他身上的杀气几乎要凝结成实体,那人躺在地上颤抖着——这回是真的了——一时间竟觉得面前这人比外面的“猎人”还要可怕。

所幸小心在被推出去的一瞬间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他立刻拔枪朝“猎人”心口处开了一枪,然后稳住身形,低下身体冲到“猎人”身后,趁着它被打中后那几秒钟的僵直一脚将它踹到护栏边,用力把它撞得翻过护栏,直直摔了下去。

小心向护栏下方看去,却见那“猎人”晃晃悠悠地爬起来,从一片血泊中捡起自己摔断的手脚,又安了回去。然后它抬头向上看来,又和小心对视了一眼,转身跑向楼梯。但是不对……小心还听到了更多的声音。他看向楼梯间,却见还有另一个“猎人”居然也在朝着这里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尸骨。

怎么回事?怎么全往这里来了?小心回头看向教室,突然明白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

邪恶已经从那人的身上搜出来他曾找到的东西,也把笔记本给拿了回来。他蹲在那人身边,将短刀拔出来,又换了个地方再捅一次,但依旧是一脸的寒意。小心走进教室,阻止他继续玩下去:“可以了邪恶,找到什么了?”

“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邪恶见小心进来立刻丢下那人,几步上前拉过小心上下仔细检查,而小心摇摇头拨开他的手:“我没事。”“这人身上带着一张地图——不是之前阿卡斯找到的那张,而是现在的地图。”邪恶将那张地图递给小心,但小心没接。

“现在没空看,把那人带上,我们马上走。”说话间小心又看了一眼窗外。

邪恶立刻心领神会,他收好笔记本和地图,一手拎起还在惨叫的同学跟着小心往外走。两人一路沿着楼梯跑下去,不出意外地在半路遇到了正往楼上来的“猎人”。邪恶见状直接将手中的人丢向那“猎人”,自己拉过小心一起从楼梯上直接跃到下一楼去,绕过了“猎人”。那人惨叫一声被“猎人”抓住,终是化作一滩血肉。“猎人”回过头还想再来追他们,小心躲过尸骨的撕咬,抬手朝它又是一枪,两人便借这点停顿的时间绕过一个弯离开“猎人”的视线。

“你就这样直接把他丢给‘猎人’了吗。”确认周围安全之后,两人停下脚步。

“是他先想这样用你当盾牌的!”邪恶一提这件事就来气,他咬了咬牙,手中飞快地转着短刀,“要不是时间不够,我才没这么轻易放过他……你想说什么,本体大人?不应该这么轻易杀死一条生命?”

“不。”话音未落,小心就淡然地否认,“如果他那时候推的是你,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邪恶一愣,等他回过神来小心已经走远了。他没忍住低笑了几声,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TBC——



_(:з」∠)_夹带私货,这个班级是我的班级x

评论
热度 ( 4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