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1-3

*伽卡邪小四人组,没有cp

*算是冒险文

*不知道说什么但还是凑个三条吧



第一章 猎魂



3.逃亡

 

听到楼下再次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伽罗的心脏不由得提了起来,下意识往楼下看去。当然,他什么也没看到。

“你担心也没用,又不可能飞过去帮他们。”阿卡斯瞥了伽罗一眼,低头继续专心开锁,“还不如想想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说着“咔哒”一声,他手中的锁总算是被打开了。阿卡斯收起手中的铁丝,一把将锁扯下来拉开门,走了进去。伽罗跟着跨过门,再把门关上,接过阿卡斯手中的锁从里面把门锁上。

天台上大概是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角落里堆着一些杂物,地面还铺着一层淡淡的灰。伽罗走到护栏边向下望,整所学校都尽收眼底。不出意外地,他看到操场上正进行着一场屠杀,一名少年拼命地逃跑,却仍是没逃过“猎人”的追捕,最终惨叫着倒下。图书馆前也有一名少女,被他人的尸骨追上,狠狠地扯下一块一块的皮肉来,惨叫声吸引了“猎人”的注意,很快她也被从游戏名单上除去了。

游戏名单——伽罗远远地看向教学楼前的显示屏,上面的数字已经换成新的倒计时,显示还有四十分钟这第一关才会结束。而显示屏的边缘列着参与游戏的这四十人的名字,其中已经有十五人的名字被画上了鲜红的叉。还有四十分钟——伽罗皱了皱眉,总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伽罗伽罗,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伽罗闻言转身,却看到阿卡斯在角落的箱子边翻找着什么。“你不嫌脏吗……”伽罗一边吐槽着一边走过去,看到阿卡斯指着的那东西,却也是愣住了。那竟是一尊青铜炉,堆放在铺满灰的角落中竟也纤尘不染,反而隐隐散发着带着些许杀伐之气的幽光。这青铜炉显然是什么地位极高的人家造出来的,上面刻着繁复而精致的花纹,但却都不是常见的图腾,透露着诡谲的气息。

然而这绝对不是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两人对视了一眼,思考片刻,还是选择将这炉藏起来。伽罗站起身,搬起一边的箱子将青铜炉藏在后面,不料却有东西在他搬箱子的过程中掉了下来。他放下箱子一看,竟是一柄长刀。

“这也可以?”阿卡斯见状一愣,伸手将那刀捡起来,拔刀出鞘,“还是把开过刃的刀……我怎么越来越觉得我们是在玩一个游戏了?”

“说不定就是呢。”其实在看到显示屏上的计时与听到小心念出“第一关”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预感,这样仿佛是发现道具一般的情况更加坚定了他的猜想,“我们现在只是第一关,不知道之后还有几关……”

说着他突然感受到一道充满恶意的视线,他转头从护栏间向楼下看去,却发现有一个“猎人”站在楼底,正朝着他的方向抬起头,明明没有双目却让人有种正在被它注视着的感觉。发现伽罗看到了它,它一手放于胸前,微微倾身,似乎是行了个礼,然后冲进教学楼里,朝楼上冲来!

“槽,被发现了。”伽罗立刻把阿卡斯从地上拉起来,“那玩意上来了,这门能挡住吗?”

“不知道……”阿卡斯将长刀抽出来,脸色有些发白地看向大门,“要不试试看?”

“等它上来试过就来不及了!”伽罗冲到另一边的护栏向下看,突然发现了什么,“阿卡斯,你说我们从这里跳下去可不可行?”

这个方向的对面正是实验楼,而在整体设计中,第二教学楼的四层与实验楼的四层是连通的,一条长桥跨在两楼之间,恰能落脚——距离他们也不过两层楼的距离。但是阿卡斯却不同意:“你疯了吗伽罗?这个高度跳下去会骨折的吧——等等,那是什么?”

伽罗蹲下身捡起地上散落着的长电线,将其中还比较完好的几根绑在一起,目测了一下长度,朝阿卡斯点点头:“这个应该可以将就着用一下……放心,我有分寸,不会受伤的。我先下去试试。”

说话间门外已经传来“嗒嗒嗒”的响声,很快铁门就开始被撞击起来。伽罗立刻把这临时编成的绳子放下去,在护栏上绑紧。然后他便翻到护栏外侧,拽了拽绳子觉得还行,就抓紧绳子往下滑去。“伽罗你小心点。”阿卡斯单看着他只靠那么细的一根绳子往下滑就替他捏了一把冷汗,但天台铁门越发剧烈的撞击声却让他没法投去更多的关注。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说着伽罗轻轻巧巧地一蹬墙壁,身体缓缓往下滑,快滑到尽头后松开绳子,让身体自由落下,然后在落地时一打滚卸掉冲击力。阿卡斯见他安全落地,松了口气,收刀入鞘,也翻过护栏试图往下爬。

就在这时那锁住铁门的锁竟是不堪重负地断裂,铁门被狠狠地撞开,“哐”地一声撞在墙上又反弹回来。阿卡斯见状加快了下滑的速度,然而手中的电线也发出了不祥的“吱呀”声,让他不敢再轻举妄动。“猎人”大概是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朝这里走过来,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悬在半空中的阿卡斯。

阿卡斯一抬头就与“猎人”脸上那诡异的花纹对上,而他感觉到了那冰冷的注视,不禁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还好,已经滑下去一段距离了,它的手应该够不到……阿卡斯自我安慰着,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猎人”的手从护栏的缝隙中往下伸,并且骤然变长,直直朝他冲来!

“卧槽!”阿卡斯一惊,身体却快于大脑思考地抽出背在背后的长刀,一挥斩断了“猎人”朝他伸来的手。那只手落到站在天桥上的伽罗身边,鲜红的血溅得到处都是。“猎人”的手再没法伸长,只那样呆呆地垂着,断臂明明看上去是木头的材质,但其中却有浓稠的血液不断往下淌,洒了阿卡斯一身。

“当”的一声,阿卡斯一愣,手中的长刀没拿稳,掉在天桥上。他依然抬头望着那“猎人”,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诡异的气场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他几乎无法动弹,心脏的跳动弄也越发剧烈起来。

伽罗发现不对,上前捡起那把沾满血液的长刀,抬头望向静止不动的阿卡斯:“阿卡斯!直接跳下来!我接着你!”

阿卡斯这才回过神来,他发现手中的电线绳在血液的腐蚀下已摇摇欲断,当机立断松开手,任凭自己向下坠落。伽罗立刻抬手稳稳地揽住他,两人一起因为冲力倒在地上,但所幸是没受什么大伤。他们忍痛爬起,再抬头时却发现那“猎人”已经不见了。

“得走。不知道它是不是下来继续追我们了。”伽罗低声说。阿卡斯点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长刀,顾不上上面沾满的鲜血,直接插回刀鞘,跟着伽罗跑进实验楼。

 

“现在我们可以知道几件事——第一,学校里是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道具的。第二,”猎人“并不是无敌的。”两人跑上实验楼五层,随便找了一间门没锁的教室躲了进去。伽罗找来一块布擦干净了两人身上的血迹,坐下仔细分析起来:“所以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这个猎人游戏一定还有深意在其中。它没告诉我们游戏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可以离开,那么规则一定是被隐藏起来了。如果我们能找到武器道具,那是不是也能找到一些其他的东西?”

“确实。”阿卡斯点点头,“而且它没有限制逃跑区域,也许整所学校都在这范围之内。那么我们逃跑的机会就很多了——图书馆、行政楼……这些地方里大概都会有些发现。”

“那我们从这间教室开始找吧。”伽罗起身开始一张一张桌子翻找过去,阿卡斯也跟着去另一排寻找。然而这间教室似乎是废弃了许久,桌椅上都覆了一层淡淡的灰,桌子中除了几张纸也没什么东西。

“嗯?”伽罗翻看着手上找出来的几页纸,突然发现不对。手上几张都是普通的草稿纸,只有一张纸的纸质不同,看起来似乎是从某本较旧的本子上撕下来的。纸上只写了几个数字,大概是纸的主人将它撕下来随手打了个草稿。但伽罗发现这张纸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稍稍侧了一下纸页的角度,看清纸上有并不明显的痕迹,似乎是某人曾用力地在前一页纸上写过字。

伽罗拿过讲台上找来的一支铅笔,轻轻在纸上涂抹着,阿卡斯见状也好奇地凑过来,看纸页上渐渐显示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字来。

“最后的死去和最初的诞生一样,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

“陪着我,一起去向没有阴影的国度。”

“这是什么?”阿卡斯一脸茫然。

伽罗盯着这几句话看了许久,最终也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可能要找到这张纸的那个本子才能明白吧。”于是他小心地将这张纸折好,和其他草稿纸一起放进口袋里,“走吧,继续去其他房间看看。”

 

——TBC——


*来自于朱哲琴《天唱》



疯狂夹带私货.jpg伽罗和阿卡斯跳天台的做法我很早以前就想试了(。

评论
热度 ( 4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