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 1-2

*伽卡邪小四人组,没有cp

*算是个冒险文

*试图日更,能做到日更的太太真是太厉害了




第一章 猎魂



2.猎物

 

在经过短暂的晕眩后,小心睁开眼,发现眼前的场景已然彻底变换,就好像他们在踩上方块的一瞬间就到达了另一个世界一般。他朝四下看看,准确地找到伽罗和阿卡斯的身影,便朝他们走了过去。

伽罗看到他,本有些不太好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小心。你觉得……我们是在什么地方?”

伽罗问出这句话确实情有可原。事实上四周的场景他们再熟悉不过——正是他们的学校。现在他们正身处第一教学楼底,周围也三三两两地聚集着一些学生——然而让他们感到不安的也正是这一点——小心抬起头,高空中太阳正肆无忌惮地散发着温暖的光,天空蓝得澄澈,一切都是正常的白日时分的景象。

可是他们上一秒明明还身处夜半时分,怎么会一瞬间就跨过数十个小时?

小心摇摇头,看向这里唯一与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世界不同的地方——第一教学楼前的一面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上正中央是一个硕大的倒计时,已经计时到180秒,而且依然在不断减少。屏幕边还有几行字,小心上前几步,想更清晰地看看那上面写了什么。

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走得多近,那些字在他眼中始终像被一层雾给蒙上了一般,无法看得清晰。而他的脑海中却突然多出了一段文字,就好像那些信息一直就在他脑海里,只是当他想到要了解时才会出现一般。

“第一关。存活一小时。千万不要被猎人抓住哟。”

小心突然意识到什么,回头问其他人:“你们看得到那屏幕上的字吗?”

“屏幕上?不是只有一个倒计时吗?”阿卡斯疑惑道,“怎么,你看到那上面还有其他的字?”

“对。”小心闻言心下了然,便把他看到的告诉他们。

“第一关?猎人?”伽罗又看了一眼屏幕,倒计时已然走到83秒,他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倒计时是指开始时间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跑?”

“跑什么?难道被抓住会怎么样吗?”阿卡斯不解。

“不会怎样。”邪恶笑了笑,他看向阿卡斯,眼神看似在开玩笑语气却异常的认真,“可能也就会死吧。”

“什么……”

“不是没可能,毕竟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可能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伽罗拉着阿卡斯朝远离显示屏的方向退去,又用眼神示意小心他们也离那个方向远一些,“其实仔细想这些事情都很诡异……你们不觉得吗?甚至我现在仔细一想,我居然见到那里凭空出现一扇门的时候也不觉得惊讶……“

阿卡斯一愣,被伽罗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不对劲从他的练习册中出现那一张地图时就已经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可他们竟然都是抱着一种见怪不怪的心态,就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是合理的一般。是什么在影响着他们,让他们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听着伽罗的话,邪恶的笑容却渐渐淡去。他打断阿卡斯的思考:“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你们没看到倒计时要结束了吗?”

在他们说话间屏幕上的数字已经到了个位数,诡异的是他们发现他们的身体居然无法动弹,无法趁着倒计时的时候先逃离这个地方。而屏幕前似乎也只有他们想要逃跑,其他人——看服装是和他们同校的学生,只是他们的脸竟都像被什么擦除了一般,一片模糊——无一例外地在欢呼着,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表示着期待与兴奋。

“三!二!一……”

“零!”

远方传来悠远的钟声,“当、当、当”慢悠悠地连敲了十二下。小心恍然觉得这钟声似乎与记忆中某个时候听到的钟声重叠在了一起,于是他走了一下神,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邪恶拉着奔跑起来。

小心往回看,显示屏下方已然是一片血流成河。大概是在倒计时归零的一刹那显示屏前凭空出现了五个身着黑衣的人——不,或许不能称它们为人,小心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在衣服遮掩下若隐若现的球形关节,以及黑色帽檐下那张光滑的画满奇怪花纹但没有五官的脸。而它们出现之后立刻把手伸向离他们最近的人,在手碰触到人的一瞬间,那人便惨叫着倒下,皮肤开始逐渐变皱、破碎,而在皮肤之下的肌肉也在逐渐溶解,化作血水,混着皮肤的碎片,在地面上流淌开来。更骇人的是那些被“猎人”碰触过的人在倒下融化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之后,竟又摇摇晃晃地从地面上站起来,扑向其他仍然活着的人,用只剩白骨的手在被扑倒的人身上抓挠着,似乎想把他们的血肉扒下来,给自己穿上。

“卧槽!这些都是什么玩意!”跑在前方的阿卡斯也看到了这一幕,低低地骂了一句。围在显示屏前的人群四散逃开,然而一分钟未过,已有十人丧命。五名“猎人”也分散开四处抓捕“猎物”,其中一个就朝他们的方向追来,速度竟是极快。

“我们的优势大概就只有对学校地形的熟悉了。”伽罗在最前面跑着,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猎人”的所在,拐过一个弯,找到一扇第二教学楼的侧门打开进入。其他人紧跟其后也跑了进来,伽罗立刻把门关上锁好,没多久就听到门外传来剧烈撞击的“砰砰”声。

伽罗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放松,又继续朝楼上跑去:“只要一个小时这个游戏应该就会结束,只是不知道在这之后又是什么……你们怎么想?我们接下来找个地方躲起来吗?”

“躲起来?你就不担心被找到后无处可逃吗?”邪恶“呵”了一声,突然停下脚步,站在三楼的楼梯口,竟是不肯再继续往上,“我觉得我们一起行动目标太大,还是分开来躲藏吧,你们好自为之。”然后他拉住小心不让他站到伽罗那一边去,“哥哥……我们一起走吧。”

伽罗皱眉看了邪恶拉着小心的手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开口。反倒是阿卡斯出言反驳:“邪恶你这时候闹什么?现在分开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根本找不到你们!”

“不需要。我能保护好哥哥。”邪恶冷冷地回答。

小心看看沉默的伽罗,又看看拉着自己的邪恶,只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们每次都会吵起来?”

邪恶闻言一扬眉又想说些嘲讽的话,却被小心堵了回去:“邪恶,不要说话。”

于是邪恶闭了嘴,一脸不满地看向一边。

就在这时楼下骤然响起门被撞开的巨大响声,只不过不是他们方才进来的门,而是第二教学楼的大门。玻璃破碎的声响异常刺耳,大概是大门被直接撞破了。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充满恐惧的尖叫,而在“咚”的重物倒地声过后,只余下皮鞋敲击地面的“嗒、嗒、嗒”声。

是“猎人”来了。四人默契地屏住呼吸,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两层楼的距离似乎并不能隔绝什么,那“猎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探测他们所在的方法,它慢慢踱过楼梯口,却猛地停下脚步,静默几秒后朝楼上冲来!

四人对视一眼,立刻按照之前争吵的两两分开逃跑。

小心跟着邪恶跑进三楼的走廊,听见那“猎人”似乎在方才他们待过的楼梯口停顿了片刻,直直朝他们追来。邪恶拐进一间门开着的教室,将班门反锁。小心定睛一看,发现这竟是他们的班级。

“我们躲在这里?”他有些不解,但看邪恶走到他的座位上,弯腰从桌子里翻出一条带着钩子的绳子。“还好,没想到这地方里它还会在。”邪恶朝他得意地笑了笑,又抛给小心一把短刀,“给你,防身。理论上只要不直接接触到那些‘猎人’就行,但还是要小心。”

“……你上学带着这些干什么?”

邪恶走到小心的座位边,竟是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小包,打开取出里面装着的零件,三下五除二地组装成一把手枪:“你呢?你不也有所准备吗?还问我干什么?”

小心看了看他手中的枪,点点头:“接下来我们怎么出去?”

邪恶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配合他强行转移话题,走到窗边推开窗,看向隔壁那栋距离并不远的实验楼。他拿起绳子带着钩子的那一端,瞄准后朝对面用力一扔,钩子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狠狠地砸上下一层楼某间实验室的窗户,破碎玻璃落入房间中,勾住靠窗的实验桌。他用力拽了几下绳子,觉得刚好便把绳子的另一端交给小心:“拿着,我先过去试试。”

小心点点头,接过绳子:“自己注意。”

“放心吧。”邪恶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拿过一块不知道谁随手放在护栏上的布跃出窗外,借着绳子向下滑。他顺利地滑到窗户边,扒住窗沿向上翻,用枪托击碎剩下的玻璃,跃进房内,竟完全不似一名普通学生的身手。

教室的门已经被“猎人”砸得“砰砰”响,并且有扭曲变形的趋势,小心飞快地拉紧绳子在手腕上绑好,然后抓紧跳出窗外,朝对面荡去。就在他跳离的一瞬间,班级的门被硬生生撞开了。小心抓着绳子往墙上一蹬稳住身体,再借着邪恶拉绳子的力向上爬,进到邪恶所在的窗口中。小心回头看向班级的窗户,那个“猎人”正静静地站在窗边,头微微向下低,就好像在看着他们,让人无端从心底升起一丝凉意。

“没事吧?”邪恶顺着他的视线也向上看了一眼,但立刻就移开目光转向小心。小心摇摇头,离开窗边:“没事。我们走吧。”

两人在实验室里搜索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道具后推开实验室的门往外走。直到关上门的一瞬间,小心都能感觉到来自“猎人”的那道沉甸甸的视线,仿佛跗骨之蛆般带着怨毒的意味,挥之不去。

“为什么要让他们两个一起,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小心微微松了口气,终于有时间质问邪恶刚才莫名其妙的行为。而邪恶轻轻笑了一声,凑到小心身边:“只是不想让他们和你走太近呀。”

好吧,他又在胡说八道了。小心明白邪恶这是不想解释,便也由着他,不再追问:“走吧。”

“好的好的——”


——TBC——



附上一张学校地图:D

大概是结合了我的初中的地图…因为在我梦里这个游戏是在初中的学校发生的,安详。



评论
热度 ( 3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