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雷安】所以你日记里的那个人是谁!(一)

*七夕快乐呀

*是和围巾太太的联文 @红色围巾 

*据说是周更(……

*围巾太太→http://hongseweijin.lofter.com/post/1f546f45_ef382690


第一章

 

凹凸历20xx年3月14日

今天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天,就连空气中也带上了丝丝香甜的气息……大概是白色情人节的缘故,毕竟巧克力与美丽的小姐的搭配总能让世界变得美好——只可惜小姐们手中的巧克力并没有多少能在在下的课桌上停留片刻。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巧克力最终大多都落到了恶党的桌上;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雷狮在见到那些小姐们精心准备的巧克力之后只是挥挥手让卡米尔和佩利拿走瓜分——那可是美丽的小姐们的心血啊!居然就这样随便地处理掉了吗?!

更可恨的是恶党还大声嘲笑在下什么都没有收到——开什么玩笑,在下,为保护美丽的小姐们和需要帮助之人而存在的骑士,总归还是有人记得的——虽然不知道来自哪位小姐,但至少在下还是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小盒卖相不怎么样不过味道很不错的巧克力。

真是美好的一天。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了——希望能为班级夺得金牌,不辜负师父的教诲!

 




“老大又收到一份巧克力了诶。”

“……”

“老大老大,刚才那个妹子长得不错,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白痴,那个女的空有一副好相貌脑袋里空空如也,能配得上我们雷狮老大么?”

“帕洛斯你说得有道理……诶嘿老大,那这份巧克力就……”

“谢谢大哥。”

“……老大??!!QAQ”

真吵。雷狮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并不充足的睡眠让他不自觉地感到一丝烦躁,甚至本能地对这些甜腻的黑色玩意起了一丝厌恶的情绪——天知道他昨晚和这些东西斗争了多久!明明就是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居然那么难操作,还不如刷几套理综卷子或者到球场上去虐渣。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那样自找罪受?

雷狮不耐烦地朝隔壁组瞥了一眼,遵纪守法自诩最后的骑士的安迷修正在认真地翻看着一本书——他的桌上空空如也,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女生要送他些什么的迹象。

当然不会有,就算有估计也早已被这样那样的“意外”阻挡在外了。

“哟安迷修。”雷狮随手扯下一张作业纸揉成一团朝安迷修扔了过去,“下课还看书呢,装模作样什么啊。”

“在下可不像你那么闲,恶党。”安迷修侧头躲开那个纸团,纸团顺着惯性落在地上,安迷修皱了皱眉,还是认命地合上书起身把纸团捡起丢进垃圾桶,“你就不能不扔纸团,为班级评比着想一点吗?”

“班级评比?关我什么事。”雷狮懒懒地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插在校服兜里,斜斜地看着安迷修的动作,倒是没再继续乱丢什么,“哎我说安迷修,你今天还一盒巧克力都没收到吧?”

“这恐怕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吧?”视线掠过自己干干净净的桌面,安迷修的心底涌上一阵难以言喻的挫败感,而这种感觉在他看到雷狮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和抽屉里满得塞不下甚至分了一些给卡米尔吃的巧克力时达到了巅峰。

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安迷修你可是最后的骑士面对恶党更要坚守自己的底线……

“笑死我了安迷修。”雷狮脸上嘲讽的神情变得更嚣张了,“看来你这个骑士当得不怎么样,要不要转行当海盗啊?至少还能收到一点巧克力?”

安迷修听见了自己大脑中某根弦崩断的声音。

“嗨安迷修?”一个声音阻止了安迷修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安迷修转头望去,凯莉靠在后门边,手里捏着一根棒棒糖往门外指了指,“有人找你,是高一的学妹噢,拿着一盒巧克力不知道要做什么呢。”当然,盒子上贴着雷狮的名字这种事她就不用说了。

于是雷狮就一脸神奇地看着安迷修的脸色从一片漆黑迅速变成以往温和的微笑,然后以敬佩的眼神目送他离开教室。

 “可爱的小姐您好,刚才是您在呼唤在下吗?在下便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怕不是中二期都还没过吧傻子。雷狮面上的神色渐渐淡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的空气发了会呆,听着门外夹杂着其他同学发出的噪音的隐约的交谈声,心底闪过一丝不耐烦。

他又在干什么?刻意引起那谁的主意吗?

又沉默了片刻,雷狮伸手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他盯着那个盒子看了一秒,似乎是对精心准备了这个在以往的他看起来非常无聊的东西感到不屑,轻轻地“嗤”了一声。但他还是拿着它走到安迷修桌前,小心翼翼地将它藏进桌肚深处,然后又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看什么?”雷狮朝一直盯着这里看的卡米尔挑了挑眉,卡米尔闻言摇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安迷修的座位一眼,回头继续吃巧克力了。

唔,这个榛子味巧克力还挺好吃的。

 




大概是因为整座校园都在这一天被浸泡在巧克力的清甜中,也可能是因为第二天就是备受期待的运动会,今天的教室里没几个人的心思放在学习上。而老师却也是过来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恼,反而大方地挥挥手表示今天不讲课,让大家自由活动去了。

说到运动会恐怕凹凸中学每位学生都还记得去年发生的一件大事——安迷修和雷狮,他们这同一个班的人,为了一个1500米的第一名,险些大打出手。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安迷修为了班级荣誉而雷狮不知道为了好玩还是其他什么,一起报了1500的项目。在看到这个名单的时候班上拥有雪亮双眼的吃瓜群众就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而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两个人在一开始就不要命一般地把1500米当成200米来跑,最后几乎是同一时刻冲过终点,把其他选手远远地甩在了半个田径场之外。于是颁奖的时候就出问题了,组委会判定他们两个人并列第一,又想到既然都是同一个班的,奖杯也只准备了一个——结果两个人争锋相对地抢夺了半天奖杯,谁都觉得不应该让对方举着这个奖杯拍照,于是争论着就差点动起手来。不过其实真相是这样的——

“你不是骑士吗?荣誉的奖杯自然应该由皇子来拿着,你还是洗洗睡吧。”雷狮微笑。

“在下也是第一,也有资格拿着奖杯!雷狮你到底在无理取闹什么!”安迷修伸手去夺,而雷狮仗着比他高那么7厘米将奖杯举高,气定神闲地任安迷修伸长手去够。

够着够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最后安迷修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他拍开雷狮扶在他腰间的手,却因为太过用力没站稳一下往颁奖台下倒去,雷狮下意识地伸手拉了他一把,却也被绊着摔了下去——

看起来就像他们打了起来。

最后是金实在看不下去拉着格瑞过去帮他们领了奖,而安迷修和雷狮被丢到赛场外勒令好好反省——这几乎可以说是一向遵纪守法的安迷修的人生污点,而雷狮又适时发表了对安迷修一副丧气样子的嘲笑,两人再次险些违反校规。

当然,吃瓜群众表示难得看到这两个男神这么幼稚的一面,心满意足。

不过今年学校是不会再给他们这么一个闹事的机会,两人被要求上报的项目不得一致,否则取消资格。

熟悉的号码牌被分到手中,安迷修认真地将它叠好放进包里,翻开自己面前那本崭新的日记。

说来也巧,他和这本其貌不扬的日记似乎很有缘分,在文具店看到它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了这么一本,而毫不犹豫地买下它这件事几乎要让安迷修相信一见钟情的存在——虽然对象是一本复古风的本子实在奇怪就是了。

安迷修的思路随着笔尖墨水的流淌转向今天在自己回来后莫名沉默的雷狮,又转向了那份来历不明的巧克力——他的视线落到那被小心翼翼拆开的盒子上,嘴角不自觉地轻轻勾了一下,带出那么一丝温柔的感觉。

或许是某个害羞的小姐?不好意思当面送给自己只好偷偷放在抽屉里?

这样想着安迷修伸手从盒子里取出一小块巧克力送进嘴里,瞬间熟悉的带着细不可觉的苦涩的香甜气息在舌尖蔓延开,巧克力固体也随之慢慢融化开来,化作温暖的热流顺着食道淌下,淌入心底,就连心情都跟着变得好了起来。

骑士道是正确的。安迷修想。我将永不会背叛我的骑士道……保护他人,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当然,明天的运动会……也一定能为班级再夺一次冠军的。希望这次不要出什么差错吧。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