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伽卡邪小】夕于林下 1-1

*伽卡邪小四人组,没有cp。

*本来想的是伽卡和邪小,但反正我不管写啥都会变成亲情/友情向_(:з」∠)_干脆不写cp啦

*可能算是个冒险文吧

*好久没码字仿佛已经不会写文了

*标题废



第一章 猎魂


1.    地下室

 

发现事情不对,是这天下午四个人一起在图书馆做作业的时候。阿卡斯正翻过一页练习想继续完成下一课,练习册中却突然掉出一张看起来有些发黄的纸页。

“这是什么?”阿卡斯捡起那张纸,“……地图?”

“我看看。”伽罗伸手拿过,仔仔细细地研究了一下,最后深沉地点了点头,“我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能够寻找到神秘宝藏的藏宝图吧。”

“伽罗你当我瞎吗?上面那么大个叉会是宝藏?”

眼看着那两人又要吵起来,小心只好从伽罗手中拿过那张纸眼见为实:“是学校地图。”

“……对它是学校地图没错,我只是皮一下而已。”伽罗一时语塞,只好有些无奈地解释。

小心的表情有一瞬间不甚明显的僵硬,坐在他身边的邪恶挑眉看了他一眼,凑到他旁边往那张地图上看去:“但这看起来也不是普通的学校地图啊……这是二十年前的地图。”

确实。从这张地图那略微粗糙的纸质以及泛黄的颜色就可以看出来它已经已经有些年头,更何况他们可以轻易地认出这张地图上缺少了一些近两年刚建好的现代化教学楼,反而是一些早已经过翻修而改过名字的建筑被标在了这张地图上。地图是用黑色的笔画成的,左下方有一个异常显眼的鲜红的叉,不知道标注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呢?

“不是。”阿卡斯一脸懵逼,“所以这张地图怎么会在我的练习册里?我从来没见过这张图啊。”

“可能就是想让你去寻宝吧。“伽罗随口一说。

“你能别提这个了吗?”

“但是你真的不想吗?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是不是对这张图上标出来的地方产生了巨大的好奇?”邪恶把地图放回他面前,一脸痛心疾首,但却没有遮掩眼中想要搞事的笑意。

“不想。”阿卡斯一脸冷漠,但他的眼神却诚实地飘到了地图上。

“那个叉的位置是一片树林。”小心收起面前的作业,抬头的时候又看了地图一眼。这一眼却让他愣在原地,他伸手再次把地图拉到自己面前,仔细看了几秒后拿出一张草稿纸开始推演起什么。

其他三人的注意都被他吸引过来,伽罗似有所觉地将地图倒过来,果不其然发现了不对。

“地图的线条,看上去构成了十六个字母。”伽罗描绘着图上线条的走向,微微皱起眉,“ZIKNISEKSAMAHNEI?看起来还加了密……难不成这里真的藏着什么?”

“翻译出来了。“小心放下笔,“不知道对不对,但是读音是这样的。‘子时三刻门开’。”

“门?”阿卡斯有些难以置信,“这还真是个藏宝图?”

“不一定,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如果说这个时候门开,那是指它自行开启,还是有人在那里?还有,这个门是真实存在的门,还是在指代什么?”伽罗摇了摇头,“最重要的一点,如邪恶所说,这是张二十年前的图——你们觉得现在一定会有效吗?而且它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的……”

“啰嗦。”邪恶趴在桌子上,声音懒懒地打断了伽罗的话,“我觉得吧,既然你都说了这是二十年前的可能已经无效了,那么过去看看也无妨,是吧?如果遇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不是更好吗?”说着他抬手勾住小心的肩膀,晃了晃始终没发表什么意见的小心,“你说是吧?亲爱的哥哥。”

小心把草稿纸折起来,侧头瞥了笑嘻嘻的邪恶一眼。邪恶毫无所惧地和他对视,眼中似乎还有些什么其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最后小心移开视线,看向伽罗:“去看看吧。”

“是啊,伽罗你要是不去的话——那就我们三个去吧!”阿卡斯拍了拍伽罗的肩,然后和桌子对面的邪恶击了个掌。

“……行吧。”伽罗看了看他们,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妥协,“那我们现在回去准备一下,晚上翻墙去小树林。”

 


很多恐怖故事都选择在深夜发生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深夜适合鬼怪活动,漆黑的环境更能让人产生恐惧感等等等等。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深夜的时候作死总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小树林虽然被画在学校的地图中,但平时都被一扇巨大的铁门与学生活动的区域分隔开,就仿佛一个多余的存在一般。小心曾在下课的时候为了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偷偷溜进去过,里面也不全只有树,还有一些零散的石桌石椅,就好像这里曾经是个供学生休息的地方。当时小心就觉得这里寂静的氛围很适合他,只可惜被锁了起来——虽然翻过铁门到这里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但一向遵守纪律的小心并不想多做这样的事。

但今天他又回到了这个地方,身边多了三个人,还是在更加寂静的晚上。因为常年无人打理树林中仅有的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路上也铺满了落叶,无数杂草从石缝间顽强地生长出来,挤满了树下所有的空间。四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手电筒,四下照着,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但是显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存在,更别说是那个他们猜测的“门”。小心抬手看了一眼手表,23时40分。

“看来是我们来早了,那我们再在这等一会吧。”伽罗看出小心的意思,便对其他人说。

没人有意见,于是他们就靠在一棵树下,等着那个预言中的时刻到来。

秒针慢慢地踱过表盘,周围的黑暗中诡异地一丝声音也没有,甚至连普通蚊虫的鸣声也消失不见。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那片浓稠而深邃的黑暗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虽然仍是一片漆黑,但仿佛周围有很多很多什么存在和他们一样静静地立在那里,还在悠然地呼吸着。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用眼神交流着自己的发现。

这样的情况在秒针走过五圈最后指向12的时候打破了,那些奇怪的东西似乎在一瞬间都消失不见,周围又恢复了往常那般的安静。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们面前的草丛中多了一个同样黑洞洞的地下通道。

“这个就是‘门’吗?我们运气这么好一下就找到了?”阿卡斯在那个通道前蹲下,用手电筒照了照里面,“什么也看不到……等等,是光根本照不进去吗?”

伽罗见状也在洞口边蹲下,小心翼翼地将手往洞中探去。非常奇异的,他的手位于通道所在平面之下的部分全都再看不见,就好像那里有一层摸不着的绝对漆黑的薄膜一般。他又把手电筒往那下面放,依然是一丝光也无法从里面透出来。

“这个东西很奇怪,就好像那里是另一个世界。”伽罗站起身,看向身后的小心,“要进去看看吗?”

“去啊。”小心还没回答,却是邪恶先开了口,“我们来不就是为了看看地图上标着的地方有什么吗?难道要就这样回去?”闻言小心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邪恶的话。

“行,那我们……“伽罗点点头,正想拉过小心一起下去,没料到身边传来一声惊叫,再去看时阿卡斯已经不见了身影。

“……”伽罗沉默了一下,最后只能无奈地叹口气,“这也能摔倒吗……算了,我们快些下去吧。”

当他们下到通道底部的时候阿卡斯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揉了揉被摔疼的地方,看到其他人好好地下来不禁小声吐槽:“这地方是故意设置成这么黑的吗?根本看不到路好吗?“

手电筒的光稍微驱散了一部分黑暗,于是他们可以看到这里似乎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室。四周都是水泥的墙壁,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而墙角零散地堆放着一些奇怪的木箱。地下室的另一边还有一扇木门,看起来有些年头,泛着腐烂般的颜色。他们四下看了看,最后目光还是只能看向那扇最不同的门。

“门没锁。”伽罗打量了一番,有些疑惑,“可以直接打开,但是不知道后面是什么,就这样贸然……”

“吱呀”一声,邪恶直接上前把门推开,略带点嘲笑地看向伽罗:“放心吧,后面什么也没有,那么小心干什么?”

“……行,那我们走吧。”伽罗叹了口气,率先走进门里。阿卡斯跟在伽罗身后,而邪恶看着他们的背影笑了笑,伸手拉着小心也进去了。

门里是一段同样漆黑的走廊,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拐过一个弯后,眼前就变得明亮了起来。走廊的尽头竟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天花板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将大厅中每一个角落都照得清晰可见。地面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正中央被划出一块方形的区域,其中又被分为数个红色绿色的小块,亮着荧光。更让人意外的是这里的人居然还不少,在周围三三两两地站着,讨论着什么,或是等待着什么。见到他们进来,这些人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似乎对此见怪不怪。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还在我们学校里吗?”阿卡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上前几步走到中央区域的边缘,好奇地低头观察地上的方格,“这是什么?”

“阿卡斯你后退一些,小心点。”伽罗正想上前把他拉回来,却见另一边有个人走了过来,一脚踏上其中一个红色的方块,然后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

“……”虽然今晚却是见识过挺多不是很现实的事情发生,但这么近距离的直接看到这样超自然的现象,伽罗和阿卡斯还是被惊到了,立刻从方块边缘退开。

邪恶和小心也上前来站在他们身边,又看到一边的几个人也走过来,跟着刚才消失的那人踩上同一个方块,消失在了那个地方。

“看起来他们都知道踩上这些方块会发生什么,甚至还是组队来的?”见状阿卡斯猜测,伽罗点了点头,回头看向身边的小心:“小心你觉得呢?”

“如果是可以被了解的,那应该是有办法的。”小心四下看了看,“而且这里的人也不少,应该是有一定规模的组织,只是我们从来不知道。”

“确实。不过既然我们一开始就选择跟着那张地图来这里查探,那难道不应该继续下去吗?”邪恶接过小心的话,他手插在兜里,略微倾身观察了一下那些方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直起身,“走吧,试试看呗。”

“对,我们也试试看吧,大不了再回来呗。”阿卡斯一副摩拳擦掌的兴奋样,“我先来。”说着他也走上距离较近的一块红色方块,下一秒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众人眼前。

“哎等等,你别这么……”伽罗想拉住他,但还是慢了一步。见状他只能“啧”了一声,回头看了一副看热闹表情的邪恶一眼,没说什么,但神情中警告的意味却是非常明显。邪恶也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最后还是伽罗最先移开视线,追着阿卡斯走上同一个方块。

看那两人都消失不见,邪恶看向小心:“那我们也进去吧?”

“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进去?”小心没理他的问题,反而微微皱眉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来这里的唯一目的,不就是进去么?”邪恶依然笑着,但其中的笑意明显淡了几分,“更何况,如果不进去,又怎么能离开?”

小心似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闭上嘴看向另一边。邪恶见状拍了拍他的肩,把他拉向方块前:“行了。他们已经进去了。”他顿了顿,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笑容,“走吧,本体。”

两人也走上那个方块,消失不见。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1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