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无限曙光】其实我还没想好名字要不就叫它庚辰龙年的时光瓶吧

*深夜诈尸。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曙光有粮否。
*盲狙全国卷一作文题。不知道题目是啥的可以百度一下,这件事我高考前就想干了,虽然这次作文题emmm但我还是强行写出来了(:3[____]
*大概是恒浩向的。
*可能有一些不通的地方,毕竟无限设定太大了我也记不太清了(……)
*完全没有什么有意义的故事
*原著向可真难写……我再也不要写原著向的了(真香预警
*我永远爱楚浩. jpg

【一】

当楚浩和张恒再次结束一场恐怖片回到现实世界时,迎接他们的不出意外是李冈雷憔悴的脸。李冈雷坐在桌前看着他们走进来,双手撑着头,一副被什么蹂躏过的样子:“你们终于回来了……这次你们回来多久?”
“怎么累成这样?”楚浩一愣,但马上就反应过来,“是出了什么事了吗?其他人呢?”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李冈雷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是北极上空的那个模因出了问题。你还记得么?就是那个时空断层模因。”
“那个keter级模因?”
“对。前几天负责监测的人发现模因附近产生了奇怪的波动……之后他们派了几个人去那里查探,结果那些人全都昏迷不醒。”李冈雷把桌上的资料递给楚浩,“他们给那些人做了详细的检查,但是根本查不出什么——就好像那些人只是陷入了沉睡而已。”
“那个……李冈雷啊,说真的。”张恒在旁边他们讲了片刻,有些迟疑地举起手,“会不会是因为你太想睡觉所以才有种他们只是在睡觉的错觉?你看起来一副马上就能晕倒的样子……”
“……”李冈雷一时语塞,“你觉得我有你这么不靠谱吗?”
“谁说的,我还是很靠谱的好吗!”
“你们别吵。”楚浩按住张恒的肩膀让他在椅子上坐好,另一只手接过李冈雷递过来的资料,“张恒也没说错,李冈雷你确实需要好好休息。既然我回来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行。”李冈雷揉了揉太阳穴,从椅子上站起身,“那你看好张恒,别让他病又犯了。”
“喂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犯过病!”
但李冈雷没有理他,只是摆摆手进了一边的里间。
“行了张恒,让他去休息吧。”楚浩翻开手中的文件,映入眼帘的赫然是触目惊心的数据。张恒见状也安静了下来,静静地坐在一边等着楚浩了解完情况。
“大约三个月前北极地区出现了剧烈的电磁风暴,产生了规模巨大的极光。这个现象引起了全球注意,也包括各国科研部门和我们。”楚浩斟酌了一下,概括地向张恒转述,“在经过监测后发现异常的来源是那个时空断层模因,由于模因附近有奇怪的波动造成了地球上空电磁异常。叛逆者组织先后三次派出人员共计2名04、5名03前去查看,但他们全都在模因附近陷入昏迷,但是一切体征监测正常,目前仍然在隔离观察。”
“那你准备怎么解决?”张恒闻言皱了皱眉,“它不会进化成什么诅咒模因了吧?像睡美人那样……诶那万一你也中招了我……”
“你就不能盼点好的吗?”楚浩叹息一声,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走吧,准备出发。越早解决这件事越好。”

【二】

虽然理论上来说身为一名06想要近距离地接触一个危险度极高的keter级模因不合情理,但楚浩总有一种预感,这个时空断层的异常就好像是在等着他前来一样……只有他才能解决。
北极地区此时恰处于极夜,温度较极昼时更低上几分,但穿上防护服后隔绝了大部分的寒冷,只是行动有些不便罢了。楚浩和张恒慢慢地靠近封存时空断层的地方,在大约还有一段距离,能大概看清的位置停了下来。
“完全看不出来那里有什么东西啊……”张恒远远地朝楚浩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能隐约看到隐没在黑暗中的很早之前就立在那里的警示牌,“一般来说不是应该有什么神奇的景象吗?比如自己发着七彩的光芒之类的。”
“你说的那是霓虹灯吧。”楚浩有些无奈,“这个距离确实什么也看不到,如果看近的话可以从时空断层里看到不同时间或者不同空间的场景——当然,这是相对于以前而言,现在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情况。不能再靠近了,太危险。”
“那些人应该都是因为靠近才会昏迷的吧?难道是这里的磁场对他们的脑电波产生了什么作用?”张恒搓了搓手,语气带着诡异的跃跃欲试,“要不让我过去试试吧,我可是不死张恒,况且就算中招了好歹你还能把我拖回去……”
楚浩有心想给他一个爆栗,奈何被防护服限制了行动,只好收回手,改成在他肩上锤了一下:“死心吧,我是不会……等等,那是什么?!”说着他睁大眼看向封存着时空断层的那块区域,只见那片地方的黑暗突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剧烈地波动起来,有磅礴的能量顺着喷涌而出,渐渐凝聚成一个小漩涡。
然后一个系着蓝色丝带的玻璃瓶从漩涡中落出,漂浮在半空。
“……”张恒一时语塞,“这是什么,漂流瓶?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你我给我们的信?”
“……”楚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回答得有些艰难,“我怀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待久了,连我也变得逗比了……”
说话间漂流瓶已经慢慢朝他们的方向飘来,很快悬浮在他们面前。它就那样散发着幽幽的光,不再有什么变化。楚浩和张恒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尝试着做些什么。
“你说……这也是模因的作用吗?‘好奇心害死猫’模因,如果看见的人因为好奇心做些什么就会中招?”张恒实在没忍住,轻轻用手肘撞了一下楚浩,“可是我真的好奇这里面是什么为什么会发光……”
“它看起来似乎是无害的,就是不知道起作用的原理是什么。我们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那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楚浩低声回答,“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它是从时空断层里出来的,所以它应该和时空有些关系……是时空断层模因的变异体吗?还是……张恒你干什么?!”
一支利箭在楚浩叫出声的同时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射向玻璃瓶,然后玻璃瓶空中发出一声“啪”的破碎声,化成无数碎片炸开。而那团包裹着玻璃瓶的蓝光却并未散开,反而仍然漂浮在那里。
“什么,你不是说它没有危险吗,我实在好奇啊所以想试试……”
下一秒那团蓝光倏地扩散开,将两人包裹在其中,楚浩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而张恒的话也还没说完,两人就失去了意识。
北极地区再次恢复了一片平静。

【三】

你可曾见过一切刚刚诞生时的样子?不只是一个世界——是整个多元宇宙,整个洪荒大陆最初的那道光。
就像是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突然诞生的一点微光,或者用张恒的话来说,是一片寂静中突然响起的一声鸟鸣,是破晓之际冉冉升起的红日,是卡文时冥思苦想突然亮起的灵感,从此万物生长,欣欣向荣,文思不竭。
梦境的开端就在这里,张恒看着洪荒万族在这里诞生,看着它们繁衍生息,看着它们斗争不休……而他的心中毫无波动,仿佛任何事物都无法牵动他的情绪。
自鸿蒙破碎之后所产生的一切……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他是这一切的主宰。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心底说着。
直到他注意到那个不起眼的小村庄里有个男孩诞生,在那人睁开眼的一瞬间,他如梦初醒般,从那高高在上俯瞰众生一般的状态中活了过来。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这个……这个孩子是……楚浩?”张恒一脸懵逼地从上帝视角看着大陆上发生的一切,“嘿楚浩?听得到吗?不对,为什么我漂浮着?”
然后张恒惊恐无比地发现自己居然是没有实体的,就好像……
就好像他就是这个世界。这整个世界。
这个骤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念头把他吓了一跳。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在证实着这一点,无论是能够被随意加快的时间还是能够被随意变换的视角……甚至,他似乎有些能够隐隐感受到天道的存在。
那是在那个和楚浩一模一样的人试图成圣的一瞬间,张恒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威压从自己身上释放出来,硬生生将那人打了回去,那种没有任何情绪的感觉就好像在一切最开始时他的状态一样——天道从未将人族放在眼中。
张恒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地认识到自己与真正的世界的不同,他眼睁睁地看着昊放弃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甚至连发出一丝声音都做不到——那一瞬间他甚至想杀死这一切,杀死那个……无情的天道。
而也确实有人这么做了,古举起开天斧,破碎天道。
之后他看着自己在洪荒大陆上降临……是这些弱小的人族拖累了昊……是因为他们,昊才会牺牲自己的!
然后就是漫长的战争,最后他在大阵中被伏羲狠狠击散,化作无数碎片落向各个位面。
……
不……他没死。他不是世界,也不是那个无情的天道……
那他是谁?
张恒想起自己相对于身为世界那漫长岁月而言犹如苍茫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的作为张恒的几年,这几年几乎要被过于沉重而沧桑的过往掩埋,但仍有那么一些鲜活生动的记忆难以磨灭——曾经无数次的并肩作战,无数次的陪伴……那是他身为张恒的证据。
我是谁?
我是张恒,北冰洲队的张恒。
即使世界降临……我也只是张恒。我张恒唯一想要的,就是能够和楚浩并肩,能帮他实现他想做的事,而不是重新得到这个多元宇宙。
我必须马上醒来,楚浩还在等着我……
然后张恒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看到北极上空绚烂至极的极光。
只是……他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什么来着?

【四】

火。四周都是熊熊燃烧的几乎要将人灵魂灼尽的火。那片刺目的鲜红固执地停留在楚浩的眼中,无论怎样努力移开视线都挥之不去。
仿佛又回到了很早很早以前那被他封存在内心深处的一日,那一日所有的温暖都被焚烧殆尽,极度的灼热反而让人觉得更加冰冷。
这不只是幻觉,楚浩几乎能感受到炽热的火舌灼烧自己皮肤的痛感,嚣张的黑烟伴着火光升腾,就像在毫无顾忌地大声嘲笑着他。
它们说,你看,这一切灾厄都是你带来的。他们都是被你给害死的。
它们说,不仅如此,你还记得你因为你的选择,亲手将多少和他们一样的亲人,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吗?
楚浩向前走了几步,走出被火焰焚尽的小镇,来到一片看起来生机勃勃的蘑菇地——他的姐姐正站在不远处对着他微笑。
楚浩心下一惊,想上前几步把她从那片绝望之地拉出来,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逐渐走远。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楚浩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他从口袋里取出眼镜戴上,继续朝着前方这个不知名模因给出的路走去。
如果说那个玻璃瓶算是某种模因,那既然它是从时空断层中出来的,应该也是时空属性的。他想大概这就是他会看见这些往事的原因……模因将他带到这些记忆面前,再次面对自己的心。
那它们的目的是什么?
楚浩发现自己越走周围的光线就越黑,最后彻底进入了一片黑暗。但很快周围又渐渐有点点荧光亮了起来,那些光勾勒出无数人的形态,密密麻麻地充满了他的身际。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被选择牺牲?”
“我还不想死……”
“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领导者,只会让别人代替你们牺牲!”
楚浩的眼皮轻轻跳了一下,但他没有理会,只是抿了抿唇,继续往前走。
“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啊!”
一个莫名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似乎与很早很早以前的某个梦重叠,楚浩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看向声音的来源。
“或者……你从来都只是为了你的荣华富贵?你从来都是为了你的性命与前途?你从来……都只是拿我们当作炮灰吗!?”
“不……”楚浩的眼神茫然了一瞬,那一瞬他仿佛回到了千万年前……仿佛又担起了整个人族的重担,“这都是必要的,对不起,等一切结束……等一切结束后,我来找你们赎罪……”
好像也曾经有个人说过,这些本不该是他一个人担着的,他还有那么多伙伴可以和他一起承担责任……而他也说过,这是他做的决定,本就应该由他一个人承担后果……
“为了你自己而活啊!你不要再为了守护别人而牺牲自己了啊!”
一个声音惊雷般在他耳后炸开,楚浩似有所觉地回头,却只能看到无数张密密麻麻的脸。楚浩看了片刻,还是回过头继续坚定不移地向前走。
“后悔过吗?如果再来一次,你是否还会再选择?”
“是。”楚浩低声回答,“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就绝不会后悔。”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楚浩加快脚步,渐渐把黑暗和无数人的冤魂远远甩在身后。
他睁开眼,对上了张恒焦急的视线。

【五】

“所以……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去了一趟做了什么,这个模因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李冈雷看起来有些头疼,他来回打量着面前的两人,深深叹了口气:“算了,平安回来就好……”
“我发誓是真的,好像我们睡了一觉,醒来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张恒举起右手,“哎,该不会是我那一箭威力无比,直接消灭了那个模因吧?那我可真是太帅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宁可相信是它自己消失的。”楚浩摇摇头,决定不理睬身边这个逗比。他看向李冈雷,微微皱起眉,“但是说真的,我完全不记得在我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将它刻意抹去一般。”
“可如果是这样,它的目的是什么?”李冈雷将手中的笔转过一圈,敲了敲桌面,“难道只是为了……让你们睡一觉?”
“也有可能是我和张恒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自主醒来,所以它才消失了吧。”楚浩用一块面包堵住张恒不停抗议他忽视他的功劳的嘴,摊了摊手,“算了,先记录下来吧,慢慢研究也不迟。这件事耽搁了太多时间,你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完?我帮你解决一些。”
“就等你这句话!来你看,这个是前几个月……”

【END】

碎碎念:
哎呀在最后让我吐槽一下啊(搓手)为了写中间那部分特意重新翻了一遍无限的一些设定复习了曙光的一些剧情,发现自己忘得差不多了(……)决定开始四刷曙光。
这么一看就细思恐极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些细节的??
比如在张恒知道自己是世界的那一段,他就说出了“为自己而活”之类的话,而在逆袭将映里面他也说出了“我们一起承担”什么的……前者是世界(?)对昊,后者是张恒对楚浩。啊啊啊我也不知道我在激动什么!!
还有昊天镜据小鸟所说第一任主人是世界,但是它又是昊的先天灵宝,这说明了什么,昊继承了世界吗……(:3[____]更何况昊发下的大愿是洪荒万族与人类共存……这个……咦好像和世界也没什么关系()
然后当初在诸神位面楚浩改变过去将要被抹去时被某种力量强行留在因果线上……这个力量好像是世界啊。
orz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理解错什么的……

(:3[____]我不管,楚浩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略。

评论
热度 ( 7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