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伽小】遥远时间线外的某故事

*算是点文吧x可能离题了 @璀璨星空爱伽小 

*部分乱编有x

*开心宝贝伽小同人



《遥远时间线外的某故事》

文/筱薇

 

 

【0】

 

我想给您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本应封藏在我记忆的深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它跑了出来,所以我想,还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故事吧。请不要着急,故事不长,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的。更何况用一个精彩的故事点缀一下忙碌的生活,不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吗?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好吧,我知道这个开头有些俗套,可事实就是这样嘛。那让我换一种说法吧,请稍微耐心一点,好吗?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至少现在的我们不知道,那会是个什么样的时候。那时候在大陆上有个名为阿德里的国度,阿德里有个世代相传的守护者家族,家族中的孩子注定要肩负保卫阿德里的使命,为国家献出自己的一切。
    有一天,从遥远的地方,风之精灵带来了消息,本应沉睡在森林另一端的山谷中的黑龙又一次苏醒,重生。阿德里开始被阴云所笼罩,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在恐惧着或许有一天阿德里会在黑龙的吐息之下被毁灭。最后,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刚刚成年的新任守护者,伽罗。
    “若是无法处理这个危机,又怎能成为一名称职的守护者?”有人这样提出质疑,“年轻的守护者啊,去为了这个国家杀死那头黑龙吧。如此,我们才愿承认你是守护者,伟大的骑士上将。”
    于是,家族不得不答应这个请求,让苦训多年缺未有任何经验的伽罗配上象征着守护者的宝剑,定于三天后出征,跨越充满未知的不思议森林,讨伐黑龙,守护阿德里。


【1】

 

出了城门,向西不远处就是一片森林。伽罗平时喜欢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到这里来散散心,不过也只在附近的林里,再远,他从未去过。而明天他就将向着那个他曾无数次远远眺望的方向前进,肩负着自己的使命,踏上那从未有人涉足的土地。
    伽罗靠坐在一棵粗壮的大树的树枝上,百无聊赖地透过交错的枝叶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这种时候周围总是异常地安静,只能偶尔听见几声细微的虫鸣。安静的环境总是容易让人静心思考,伽罗不由自主地想到明天。自己能成功吗?面对那完全未知的敌人——即使可以说,自己生来就是为了这样的使命而战。
    所以为此献上一切也没关系的吧?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细碎而突兀的响动,伽罗下意识地提高警戒,屏住呼吸向声源处看去。他尽量把自己的身形隐藏在茂密的枝叶之间,暗暗地观察不远处那片正剧烈晃动着的灌木丛。没多久,从那里钻出一个人来。出乎伽罗意料的是,那竟是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有着一头在阿德里极为少见的黑发,就连衣服也是黑的。他暗红色的双眸只是平静地看着前方,一时间伽罗觉得自己似乎完全无法看透这个人。
    竟然还会有别人出现在这座森林里?伽罗稍稍有些吃惊,但身体已经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他直接翻身跃下树,稳稳地落在了少年前方的不远处。少年显然有些被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到,但他只是眼神稍微有些波动,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而随之接踵而来的却是一道凌厉的寒光,伽罗侧身躲开这道攻击,伸手想制住少年,但又被一记侧踢逼开。伽罗刚稳住身形,头顶的匕首再次落了下来。他再次躲开,却发现不见了少年的身影。少年不知何时已绕到他背后,像鬼魅一般轻巧地将一柄短刀贴上他的脖颈。伽罗眼疾手快地狠狠抓住少年握刀的手,使劲向前一甩,少年猝不及防地被带到他身前,想再做出什么反应时伽罗已经以巧劲将两把武器都从他手中卸下,丢在草地上。伽罗没再做什么,确认了少年无还手之力后,松开了对他的禁锢。
    “吓到你了吗?不好意思。”伽罗偏头朝少年笑笑,表示自己的友好,“你也是来自阿德里的吗?怎么一个人在森林里走?很危险的。”
    少年没有理会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甩了甩自己有些发疼的手腕,俯身捡起自己的武器收好,这才看向伽罗,却是答非所问:“我认识你。你是阿德里的守护者伽罗。”
    “哦?”伽罗闻言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你认识我?那为什么还要向我出手?”
    没有回答。少年把目光移开,不去看他。
    “好吧……我就当做是你被吓到做出的本能反应吧。”伽罗不禁有些苦恼,面前的少年似乎并不怎么爱说话,“现在傍晚了,再过一会太阳估计就要下山了。要一起回阿德里吗?我可以保护你。”
    少年摇摇头:“不必了。我就住在森林里,不在阿德里。”
    伽罗惊讶地看着他。住在森林里?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从小阿德里的孩子就被教导森林中生活着大量魔兽,极度危险,所以除了军队的试炼或是像他这样能力强的守护者,几乎没什么人愿意靠近森林。更何况面前的少年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小。
    不过想想也是,谁家的孩子现在有这样的能力?从刚才交手的几下来看,少年的战斗力似乎并不弱,在森林里生活似乎也说得过去。这样想着伽罗点点头,也没再多问。
    “你呢?”少年见伽罗不语,便开了口,“明天要出发了吧?”
    “是啊,所以才需要出来散散心。”伽罗在一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伸了个懒腰,“黑龙啊……那可是从未有人了解过的存在,突然要去打败这么一个强大而我又对他一无所知的生物,怎么说都会有一些压力的吧。”说着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光彩,“嘛啊,这大概就是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一直背负的使命与责任吧。也只能这样了——谁让我背负着那么多人民的期望呢。”
    少年一直看着他,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晌,他才再次开口:“你希望杀死黑龙吗?”
    伽罗怔了一下,稍微有些苦恼地思索着:“我吗……虽然我并不觉得黑龙是绝对不被允许存活在这世界上,但既然已经有了这不知谁的规定就要去做吧?杀了黑龙大概阿德里就能继续平静——他们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果然还是杀掉吧,这也是我的使命。”
    少年却没有再答话。他一直沉默着,而伽罗见状也沉默了下来。太阳渐渐躲藏到了山的另一边去,森林中的景物都被染上了淡淡的红光。就在伽罗不知道神游到哪去时,一个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
    “什么?”伽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他意识到少年在说什么时,不禁瞪大了眼,“你要和我一起去?不行,这很危险,再说了,这是我一个人的使命,应该由我自己去完成……”
    “我可以帮你。”少年没有理会伽罗的拒绝,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神情异常认真,“我在森林里生活的经验比你多,一定能帮到你。更何况……”少年的声音突然小了下来,“我也想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
    “什么?”
    “没什么。”少年摇摇头,“总之,我要和你一起去。”
    伽罗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到少年坚定的眼神时,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最后,他叹了口气。
    “好吧……那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对了,你的名字是?”
    “小心。”
    “……小心什么?”
    “我的名字是小心。”少年复述了一遍,眼中闪过一丝有些复杂的神色。
    “这样啊,有些奇怪的名字。”伽罗自言自语了一句,站起身,向小心挥了挥手,“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些。明天早上就在这里见面吧,然后我们一起前往森林的另一端。”他又向小心笑了笑,转身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好的。再见。”

 

【1.5】

    年轻而勇敢的骑士肩负着为国家而战的使命,举起手中象征着伟大的守护者的利剑,向着西方那块不祥之地,前进,前进,前进。

    他跨过溪流,踏过灌木丛,越过荆棘地。风之精灵为他指明方向,光之精灵为他照亮前行的道路,雨之精灵为他带来清凉的甘露。森林中的迷雾随着他的前行渐渐散去,阳光重新回到了森林里,四处都洋溢着生灵们的欢歌笑语。

    森林中潜伏着的暗影纷纷在他的剑下消散,魔兽的血洗净了森林中所有污秽。最后他终是跨越了这片森林,在人们的歌颂声中到达了黑龙的洞穴之前。

    黑龙似有所感,发出了愤怒的咆哮;而骑士面无惧色,高举手中充满光明的利剑。

    “今日,由我将你审判,由我予你刑罚。”

 

【2】

    “小心!”伽罗眼疾手快地拔出身后的利剑,冲到小心面前,用力地刺向扑来的黑影。那黑影也不闪避,就直直地被刺中,从伤口处裂开两半,落到地面上。伽罗正想松口气,不料地上的两团黑影竟重新蠕动起来,向着他们的方向爬来。

    “这东西居然还会分裂?”伽罗吃了一惊,抬手想多给地上那两团东西来几下,却被小心拦住了。“不能这样,会越变越多。”小心摇摇头,指了指其中一团黑影,“看见那个红点了吗?”说着,他朝自己指的方向甩出一柄飞刀。刀刃精确地刺入黑影顶部的一个红斑中,没多久黑影剧烈地扭动起来,最后化为了一滩漆黑的水。

    “原来如此……”伽罗恍然大悟,如法炮制地解决掉另一团黑影。清理掉附近所有的魔兽后,他们便在这里扎营休息。他们已经在森林中行走了三天,看地图大概明天中午就能走出森林,迎来终战。

    “真是难以想象啊……小心你真的一直都住在森林里吗?这里这么多魔兽……”伽罗支好帐篷,在旁边盘膝坐下,取出一块干净的布擦拭手中的剑。他看着小心将周围的枯木收集起来,堆在一块空地上。

    然后,小心看起来十分随意地打了个响指,那堆木头便燃起了橘红色的火焰。

    “咦。”伽罗稍稍瞪大眼,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你会火魔法?”小心摇摇头:“只是个小把戏罢了……”接着他就闭口不言,只是低头看着那跳动的焰光。伽罗见状也不好再问些什么,继续擦着手中的剑。

    没多久天空中就拉上了夜幕,浓稠的黑暗在他们周围流淌着,却被明亮的火光逼退,不敢靠近他们半分。气温稍稍有些降了下来,但火堆周围依然暖和。橙黄的光映在两人身上,忽闪忽闪的,伽罗看着小心发呆,总觉得他的眼中也跳动着莫名的光。

    周围安静极了,只能听到火焰燃烧时发出的劈啪声与偶尔响起的虫鸣。这样发了一会呆伽罗才惊觉有些不对——小心已经看着他欲言又止了几次,最后都放弃般地转回头继续用树枝拨弄着火堆里燃烧着的木料。是有什么事吗?当小心再次偷偷瞄向他时,他率先开口:“有什么事就说吧。”

    “……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被发现了自己的动作,小心也没显得多尴尬,反而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一脸坦然,“如果是你自己,而不是作为一名守护者——你依然希望杀死黑龙吗?”

    “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问题?”伽罗有些迷惑,这已经是小心第二次问他了,只是这次特意强调了他自己。小心没回答他,只是在等着他的回答。伽罗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他发现自己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他从未思考过这种问题,使命,他一直在为了守护者的使命而活。或许自己根本不会在意黑龙的存在吧?于是他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然后他看到小心像是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直觉隐隐告诉他这有些不对,他正想再问问,小心又阻止了他。

    “很晚了,去睡吧。”小心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上的尘土,然后伽罗就看到他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你一定会成功的。”他肯定地说着,却像是在自言自语。

 

    因为小心的一番话,其实伽罗并没有睡好。他一直在疑问中辗转反侧,连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入睡的都不知道。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帐篷周围已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走出帐篷,向周围看看,一时间竟说不出心中那股失落的情绪是从何而来的。清凉的阳光透过枝叶照入这块空地,在丁达尔效应的作用下可以看见无数尘埃在空中无序地飞舞。若不是地面上还有昨夜烧灭的篝火留下的痕迹,他几乎都要怀疑小心这个人是否存在过——他真的是完全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可他在失落什么呢?小心本来就没有义务要和他一起去,能陪他到这里已经很好了。他离开了也好,至少他就不会受伤了……这样想着伽罗摇摇头把这些念头赶走,转身收拾东西准备上路。他攥紧了手中的地图,上面标示着大约到正午时分他就能走出森林了。

    最后当他走出森林的那一刹那,刺目的阳光晃得他睁不开眼。接着他就感觉到一片巨大的阴影挡在自己面前,带着灼热而富有生机的吐息。伽罗怔怔地抬头,面前巨大的龙也在用暗红的眸子冷冷地看着他。

    一瞬间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伽罗下意识地攥紧了腰边的剑柄,手心不受控制地微微冒汗。如山岳般的压迫感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可那龙似乎只是随意地站在那,根本不将他这蝼蚁般渺小的存在放在眼里。而伽罗直直地和它对视着,恍惚间他有种这头龙的眼神异常熟悉的错觉。

    这错觉很快就消失了,因为黑龙将它的视线移开,修长的脖颈高高扬起,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吼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伽罗顿时感到身周被密切监视着的感觉消失了,一些细碎的私语声也远遁,身上骤然一阵轻松。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提防着巨龙下一步要做出的动作。

    但那龙再没看他一眼,“刷”地一声张开了原本收拢着的翅膀,巨大的阴影再次笼罩着周围大半的地面,一股股气流从四面八方涌来,在巨龙身边汇聚成肉眼可见的白色漩涡。于是巨龙用力地扇了一下背后的骨翼,凭借着风元素向高空飞起,然后再向不远处的洞穴飞去。灿烂的阳光打在他漆黑如墨的鳞片上,却反射着晃眼的白光。有力的骨翼挥动了几下,巨龙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伽罗的视野中。

    果然不愧是能操控元素的龙族啊……伽罗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抹了把额前的冷汗。他到底还是没做好直面黑龙的心理准备,可已经走到了这里,就也再无回头的路。但伽罗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波动,在原地稍作休息后,向黑龙飞离的方向前进。只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黑龙会出现在森林的出口,就好像是在刻意等他一般而只看了他一眼以后就立刻离开。

    但是,他还是要杀了它的。

    没多久他就到达了洞穴的入口。伽罗试着往里看了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这很容易理解,现在是正午时分,阳光会削弱黑龙的能力——正因如此他才挑着这个时候来。接着,就必须要把黑龙引出来。

    要让黑龙出来,就必须做些能激怒它的事。可伽罗也知道黑龙是根本不把他们这些“蝼蚁”放在眼中的,那又要怎么办?或许普通人是真的完全无可奈何,可是——伽罗作为守护者,他并不是普通人。

    “遵循我的命令。”

    话音落下,伽罗默默抬起手,无数淡淡的蓝色光点从四周汇聚过来,在他手上凝聚成一个耀眼的光团。光团缓缓从他掌心升起,在操控下闪进黑暗的洞窟内。伽罗只听到一声巨响,原本漆黑的洞窟瞬间被光芒照亮,下一秒愤怒的咆哮盖过了这声巨响,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洞中蹿出,直冲云霄。

    伽罗后退了几步,抬头眯起眼看着那个在半空中盘旋的巨大黑影,毫不犹豫地抽出腰边的剑,挽了个剑花握在手里。黑龙盘旋了几圈,在空中停稳,双眼找到了地面上小小的伽罗,明白过来他就是放出那个爆炸的人,于是再次怒吼一声,俯身直直冲向他。

    体型差距太大,力量差距也太大……想要打败它,恐怕只能取巧了。伽罗的脑海中闪过这一个念头,下一秒他侧身向旁边一滚,躲开黑龙的俯冲,然后跳起身,紧紧抓住黑龙身上的鳞片,一翻身落到它背上,直接被黑龙带上了天空。

    像是感觉到背上多出了什么异物,黑龙的飞行开始不稳,摇摇晃晃地四处乱撞,想要把背上的东西甩下去。伽罗被迎面而来的狂风逼得有些睁不开眼,但他左手仍然紧紧地抓着黑龙背上的鳞片,不让自己掉下去。手中的鳞片光滑而冰凉,但边角却有着锋锐的刺,扎得手心生疼。伽罗晃了晃头,让被风吹到脸上的长发再被吹到一边,高高举起右手的剑,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下方黑龙鳞片的间隙中刺去。

    黑龙的吼声变得更加狂暴,飞行的轨迹也更加混乱。伽罗只听得“当”的一声,他的剑就被狠狠地弹开了。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没有想到在密集的鳞片之下的皮层竟也比他想象中的坚硬,以至于连他的剑也无法刺入半分,只能在上面留下一个浅浅的凹痕。

    黑龙明显更加愤怒,更多的风元素在它身体周围聚集起来,形成一个旋风,朝伽罗攻来。伽罗还处在一击未得的震惊中,当他反应过来想躲闪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狠狠抛起,然后再被狠狠地向下甩去,一阵失重的眩晕感过后他的身体便迎来巨大的撞击。

    伽罗感觉自己的身体向下沉了数米,然后无数的液体包裹住他,他没再往下沉,也没有受什么伤。……这是什么运气?居然落到了湖水里……伽罗睁开眼睛,缓缓吐出几个泡泡,双眼直直地向上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那温柔的蓝光晕开,一时间他的心情竟平静了下来。

    他似乎想起来了,某个晚上小心对他说过的话……

 

    “你说你要去杀死黑龙,那你又对黑龙了解多少?”伽罗吃着刚在篝火上烤过的干粮,听见小心的问话不禁一怔。

    “……它是一头黑色的龙,非常强大,居住在森林的另一边。”

    “然后呢?”

    “……没、没有了……”

    小心向他投来一个“你仿佛在逗我知道的信息这么少你怎么屠龙”的眼神,伽罗尴尬地咳了一声,摊了摊手表示无辜:“没有办法啊,黑龙出现的次数太少,而且又都是很早以前的事,就算有记录也是少得可怜……这也不怪我啊。”

    “你这是去送命。”小心微微皱了皱眉,叹了口气,“算了,我告诉你吧。在森林里住这么久,我也有听过一些关于它的消息。”

    伽罗的眼睛亮了起来。

    “听好,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这逆鳞对于龙而言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之所以触碰它会暴怒,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一旦逆鳞被破坏,那么龙也必死无疑。虽然逆鳞和其它的鳞片一样坚硬,但是在逆鳞之下的血管却是异常脆弱……”

    “所以换句话说就是,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伽罗猛地握紧了拳,被鳞片刺破的手掌中因为他的动作缓缓渗出鲜血,但他没有在意,身体一动向水面游去。“哗啦”一声,他浮出水面,随便抹掉脸上的水,抬头沉静地注视着那个仍然在空中盘旋却平稳了许多的身影。他爬上岸,没有多想便再次制造了一次光球爆炸吸引了黑龙的目光。黑龙注意到他这边的动静,竖瞳中闪过一道不明的光,再次冲着他俯冲下来。

    伽罗这次镇定了许多,他用指尖蘸上掌心的鲜血,以血在剑身上绘下了什么咒语。然后他看准黑龙冲过他身边的那一瞬,纵身一跃攀上黑龙的脖颈边。

    他再次被黑龙带上高空,同时他也看到了那片近在咫尺的逆鳞。于是他再次用力,狠狠地用手中的剑刺中了那片鳞片。霎时间黑龙变得疯狂了起来,巨大的龙威从它身上不受控制地释放出来,压得伽罗几乎喘不过气。它急速冲向地面然后又骤然拔高,在空中画出一道道杂乱无章的轨迹,但伽罗始终死死地拽着它脖颈边的鳞片,同时身上也渐渐散发出淡淡的蓝光来抵御这份威压。

    伽罗手中的剑突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光,原本绘在剑身上的血符咒逐渐变淡,完全融入剑中。伽罗能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顺着剑源源不断地被吸进黑龙的身体里,聚集在那片逆鳞之下,只待着最后到达临界点时——

    砰。

    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上方喷溅出,也有不少溅到了伽罗的身上。伽罗认出了这是血液,但是……不是他的。就在这时候伽罗被巨大的冲击弹开,他再次落下,这次身下不再是水面,而是坚硬的岩石。但就在伽罗以为自己要壮烈牺牲的时候,一股风元素涌到他身下,以一种柔和却不可抗拒的力道托起了他的身体,将他轻轻放在地面。

    ……怎么回事?

    完全没有屠龙成功的喜悦。

    被抽空能量的伽罗浑身无力地抬头,想要寻找那个黑色的身影。他只看到黑龙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然后发疯般地飞回自己的洞窟中,再没了声息。

    到底……

    是他想的那样吗?不要……

    伽罗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他努力地撑起无力的身体,跌跌撞撞地向着洞窟的方向走过去。他耗尽身体里残留的最后一丝能量在手中聚起一个淡淡的光球用来照明,然后扶着墙壁慢慢向里走去。没多久他就进到一个巨大的空洞中,但他完全没有在意这个巨洞是什么样的,他只看到了洞中央躺着的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少年。

    他缓缓走到少年的身边跪下,伸手探了探少年的身体状况。少年面色苍白,已经失去了呼吸,漆黑的发丝贴在脸颊边,显得有些触目惊心。主动脉被爆炸般的冲击击碎,连带着心脏也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已经是无法挽救了。

    伽罗垂下眼帘,手抚上少年的脸。

    “小心……”

    “你骗我。”

    他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小心会那么在意那个问题,为什么小心会那样信誓旦旦地说他一定会成功,为什么对上黑龙时明显感觉它始终没有用出全力……

    一切都明白了。

 

【∞】

    勇敢的骑士消灭掉了无恶不作的黑龙,邪恶终究无法战胜正义。

    骑士在人民的欢呼声中回归,他冰冷的神情宛若高高在上的神,而他手中所握的宝剑正是神明赐予的斩杀来敌、保卫国家的利器。神明将他赞美,赐予他祝福;国王赠予他“守护者”的名号,给他享不尽的荣华;世人崇敬他,为他献上华贵的珍宝。

而他的故事将在这片土地上流传,世世代代,无穷无尽。世人都将他视为救世主,他的子孙也将拥有无上的荣誉,永不改变。

 

这个故事讲完了。怎么样?虽然这个故事似乎在过去的诗歌中反复被吟诵过多次,但是——谁知道在无数次的口口相传中,它是否曾被篡改过,又或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呢。

哈哈哈,开个玩笑,故事终究是个故事,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非常感谢您能抽出时间听我讲这个荒诞滑稽的故事——什么?一点也不荒诞?嘛,您要知道那些主观感受,是没必要在意的。谁也不知道我所说的和您听到的,是否是同一个故事呢。

    总之,非常期待下次的见面,届时,我定会再为您讲述一个尘封已久的故事。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