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开宝同人/邪小】逆向守护

*开心宝贝同人

*cp:邪/恶小心x小心超人

【一】
偏见指责纷杂扰人,而我只愿同你颠沛流离。


“少年越来越频繁地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如蛊惑般在脑海中不停回荡。”

“内心迷茫的他听从了那个声音,于是他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在不知名力量的操控下陷入深眠……”

“最后当他清醒时,发现所有希望都已经被自己亲手毁灭,而余下的,只有那个声音反反复复的温柔的话语。”

“他说,我已经替你扫清所有障碍,让我在这黑暗角落中继续守护……不是我说,本体大人啊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故事?”

小心闻声停笔,抬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捧着一本书靠在床头的那人,摇摇头:“甜心超人的小说,不知道……你为什么出来了?”少年得到小心的回应,立刻兴奋地翻身坐起,随手把那本书丢到一边:“嘛当然是因为无聊了——一直不出来活动可闷坏我了。本体你在做什么呢?”

“整理资料。最近星际有些不安定。”小心随口回答着,拉开椅子站起身,拿起桌上的一叠纸便往外走,“我出门一趟,在家别捣乱。”“诶——要我和你一起去吗?这次真的不会再欺负前台的工作人员了!”见小心要离开,少年有些发慌地从床上跳下。但小心只是摇摇头,伸手就要打开房门。“喂喂不带我去也行啊,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呗?”少年成功让小心停下了动作,小心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他发现少年唇角的笑似乎不再像以往那般带着邪气。

“本体啊……你说另一个人格的存在,必定会给主人带来悲剧吗?”

少年的话音落下后房间里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他紧紧地盯着小心显得有些意外的脸,稍有些不安地期待着他的回答。小心从意外中回过神,立刻给了他答案:“不一定,像你们就不会。”说完他稍稍思索了一下,又看向少年,“……你小说看多了?”“什么啊,难得多愁善感一下不行吗!算了本体你快走吧。”少年的唇角抽搐了一下,笑意中又如往常一般带上了邪气。

“……你在家不要欺负天真他们。”

“知道啦知道啦!真是啰嗦。”少年像是不耐烦般地挥了挥手,直到听见门被带上时那轻轻的一声“咔”,他才收起了一直挂着的笑,换上了一副百无聊赖的神情。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房间里唯一的一面镜子上,少年紧紧地盯住了镜中的自己。良久他抬手抚上脸颊上几乎可以说是代表着他的身份的血红色倒三角标志,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不屑地撇了撇嘴,撑着身子准备躺回床上继续看那本不知名的小说

但他的动作却在这时猛地停住了——他似乎看到在自己的目光即将离开镜子的那一瞬间,有一道莹蓝色的光芒在窗外一闪而逝。那一刹那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他转头看着并无任何异样的窗外,轻轻勾起唇角。

“躲什么呢,我可是感觉得到。毕竟我本身就是个难以理解的存在。”

“……吾名邪/恶。”








小心瞬移出现在某条不知名的小巷中,他走到巷子的尽头,轻轻按动了墙上的某块砖。地面细微地震动了一下,在他脚边出现了一个密道。小心沿着密道向下走,又通过了几个验证身份的关卡,最后进到一个巨大的房间里。他轻车熟路地越过一排排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进行什么研究的研究人员,径直走到站在最前方巨大屏幕前的一群身着军装的人面前,将手中的一叠资料放下,行了个军礼:“我把资料整理好带来了。还有什么事?”

“你来了,小心超人。”其中一个人点了点头,示意身边的人把小心带来的资料收好,又转向小心,“请跟我来一下,我们这里有些东西要让你看看。”“……是那些人有什么行动了?”小心皱了皱眉,跟在他身后向前走。“可以这么说,只是他们发来了一段视频,与你有些关系……总之你看了就明白了。”他带着小心走进一边的一扇门中,门里的人全都朝他们看了过来。

“小心,你来了……”令小心有些意外的是其他四个超人居然也在这,他们看着小心,眼神里有着奇怪的担忧。事实上自不久之前一队刀疤星的舰队在星星球周围徘徊开始,五个超人们就经常往国防部跑,只是五人一起出现在这还是第一次。想想也是,众人提防了这么久的舰队终于有了动静,不引起重视才怪。

小心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们。然后他就看向他们面前的那台电脑——据说他们要让他看看那支舰队发来的视频。带他来这里的那人伸手点开了一个文件,示意小心看下去。

画面上是一个人的背影,看不出这个人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很快一个明显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响了起来:“星星球的各位,我是刀疤星司令。想必你们已经注意到我们的舰队很久了吧?不用紧张,我只是来提一个要求的。我在这里留下一个信号频道,请你们在看到这段视频后立刻联系小心超人,让他单独与我进行对话。当然,做不做,选择权在你们。你们也别想做什么小动作,我们对这个频道有监控。那么,从现在开始,计时四十八小时。在这之后,我们就进攻星星球。”

视频到这里便戛然而止,屏幕又重新变回漆黑一片。所有人都看向小心,但小心只是微微皱着眉,一言不发。“小心,你要和他对话吗?”开心打破了沉默,语气里满是难以掩饰的担忧,“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点名要与你单独谈话已经很奇怪了……”

“嗯。”小心点了点头,打断了开心的话,“我去。不过是场谈话而已,没关系的。如果不这样,他们就要进攻了。”

“但我们有蓝光护罩,根本不怕他们——”

“别说得太绝对了。而且只是对话而已,不用担心。”小心转向另一边的人,“请帮我准备一间房,五分钟后开始对话。”语毕,他便转身离开,留下身后一群人面面相觑。

总觉得,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啊……

 

 

【二】
此为契,
此亦为讫。


国防部的办事效率也确实是高,不到三分钟时间一间完全密闭的空房就被整理出来,其中那台准备好的电脑也已被连接到刀疤星司令所给的频道。小心进入这间房,看着其他人一一退出,暗暗握了握拳走到电脑前坐下。几乎是同时电脑屏幕亮了起来,那个背景再次出现:“我等你很久了,小心超人。”

“费这么大劲见我,有什么目的。”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两天后能与你单独见个面。”经过变声的声音听着有种机械般的僵涩感,听不出什么情绪,就好像视频对面只不过是个机器人罢了,“想必以你的能力有办法避开那些超人的视线逃出来吧?那么两天之后,郊外那座废弃的工厂见。”

“理由呢?”

“如果一定要有个理由的话……”那人低低地笑了一声,“我想你一定还没忘记吧?不久之前我们侵略星星球的事。虽然当时我们确实是输了,但是那位宇宙战神也……”

“你到底想说什么。”小心不悦地皱了皱眉,语气里也带上了点敌意。当然,他怎么可能忘记……伽罗。这件事早已成为了他心中的一根刺,永远地刺在他心里的禁区之中。而现在对方却近似嘲讽般地重新提起这件事,让他不禁感到恼火。他轻轻咬了咬下唇,右手攥紧成拳,让自己冷静下来:“别忘了你们也是损失惨重。”

“啊,是的,确实我们也损失了大量兵力,这点我不否认。不过你确定当时清除了全部的兵力?即使抛开这个不谈,我可是也有着足够的理由让你心甘情愿地答应见面。”声音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恶意地吊人胃口一般,“你难道不想知道吗……关于那位宇宙战神的消息。”

瞳孔猛地收缩,小心攥成的拳细不可觉地颤抖了一下。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有伽罗的消息?小心努力地说服着自己,想把心中翻涌着的情绪压下去,但对方再次抛过来的话让他犹豫了起来:“你也清楚,当初伽罗是在星星球外的太空中自爆,没有人亲眼见到他彻底消散,更没有人能确定他已经死亡。当然,除了我们舰队,那上面有着记录仪……”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聪明如你一定也明白了吧。那么两天后见。”

小心皱了皱眉,一言不发直接断开了与对方的连接。望着漆黑一片的屏幕,他缓缓站起身,用力用拳捶了一下桌面,紫眸越发地暗了下来。最后他闭上眼深深地呼吸了一次,心中那杂乱的几乎要炸开的情绪逐渐沉淀为眼中的坚定。

然后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小心超人!情况怎么样?”小心一开门就看见围在门外的众人,不禁觉得心头一暖。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太成功的微笑。

“放心,什么事也没有。”














“什么事也没有……这谎言也太明显了,谁会信啊。”

小心回到家里,打开房间的门,迎接他的就是邪恶这么一句嘲讽的话。他看了坐在桌子上托着腮看着自己的少年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关上门。他清楚作为自己的分身之一,邪恶可以共享他的记忆,什么都瞒不过他,所以也没想解释什么。他觉得邪恶会理解他的,他一定会支持他……

“我们来好好谈一下吧,本体。”邪恶从桌子上跳下来,几步走近把小心按在椅子上。小心不明所以地看着邪恶,他可以感觉到邪恶似乎有点生气,因为那点若隐若现的怒意通过某种联系传递过来,伴随着他的心脏一起跳动。他不明白邪恶为什么会这样,殊不知他有些困惑的神情更加激怒了邪恶。

“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打算隐瞒他们,独自前往去见刀疤星司令吧?”邪恶沉声问道。他看着小心清澈平静的双眸中倒映着自己与他相似却的影子,不禁隐隐有些头疼他这理所当然的态度。就像他的笑一样,小心的面无表情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种伪装。他曾得意于这层面具,但现在却恨不能直接打碎这层面具让他好好面对现实,无论那现实有多残忍。“为什么?”

“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任何伽罗的消息。”小心淡淡地回看邪恶,平静但又坚决地告诉他这个两人都心知肚明的答案。

“你明知道那是陷阱。你忘了上次吗?如果不是我和反叛他们,你就已经死在那场爆炸里了。同样的事你还要吃多少次亏!”小心意识到邪恶的声音冷得反常,更是有些意外地捕捉到邪恶眼底深深埋藏着的疯狂,一闪而逝,仿佛只是个错觉。“小心超人,能不能冷静一点。别天真了,放下这个执念吧。”

——虽然,自己的执念似乎更深一点呢。

——但是啊本体,你必须清楚,伽罗已经不可能回来了。

“我知道。但我想这样。”小心移开视线摇摇头,抬手挪开邪恶一直按在自己肩上的手,“很晚了,我先睡了。早点回来。”

邪恶愣愣地站在那,看着小心躺到床上关掉灯,丝毫不拖泥带水,然后整个房间就沉入一片黑暗之中。他只静静地站着没动,望着小心的方向始终没移开视线,尽管入目处那人看得并不真切。不知从何而来的淡淡银光轻洒在房内,隐隐勾勒出房内物体的轮廓。一切都静得令人不忍打搅。

不知过了多久房里响起小心平稳均匀的呼吸声,而邪恶也彻底平静了下来。他轻轻地在椅子上坐下,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望向窗外。他知道伽罗和自己再小心心中都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但伽罗是战友,而自己却是亲人,性质完全不同。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点心里有点闷,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愿意为小心做任何事。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明明只是个分身而已。但是似乎在某人消逝于宇宙中的某日之后自己渐渐拥有了自主权,渐渐开始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而存在……他觉得自己知道原因,但他也懒得多想。也是从那天之后,他渐渐明白了自己究竟对本体抱有多么疯狂的感情。

思绪到这里便停住了,邪恶猛地抬头,看着空气中某点若隐若现的蓝光勾起唇角:“你来了?这次终于不躲着我了么?”

“躲着你没有用,反正你也不会告诉小心。”闻言那点蓝光扩散开,弥漫成淡淡的一片蓝,温和的声音轻轻在房间里流淌着,“邪恶小心?真令人意外,你已经……可以独立凝聚形体了?”

邪恶看了看那片蓝,又看了看镜子里隐隐约约勾勒出的少年的身影,笑了笑:“啊,是啊。这也多亏了你,如果你没有……本体又怎么会……”说着他轻咳一声停下自己嘲讽的语气,想转移话题,毕竟对方现在这副模样也挺惨的,“那么说正题吧。你也知道本体后天要一根筋地去赴陷阱吧。”

“我知道。”少年的声音有些苦恼。

“你也想阻止他可又做不了什么,对吧?那么我有一个办法。”邪恶的笑意更浓了几分,“愿意与我做一笔交易吗?当然,你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现在我还是个分身,并未完全独立。将你的能量交予我,我便可以凭此彻底斩断与本体之间的联系,然后……我会尽己所能阻止他。”

“这场交易,孰轻孰重,你应看清。谅是你现在这副模样也做不了什么吧?”

泛着莹蓝光芒的少年陷入了沉默。








“另一个人格的存在,必定会给主人格带来悲剧吗?”

那片蓝光最终再次离去,房间内又一次回归平静。邪恶走到床边,凝视着小心安静的睡颜。半晌,他又笑了起来,眼中燃起了莫名的自信、残忍以及……曾被掩藏得很好的疯狂。血红的一片弥漫开来。

开什么玩笑?他从来都是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就如同小心超人一样。他所想守护的事物,纵是燃尽一切也定护其周全,绝不为外言所左右。

“我绝不认同。”

 

【三】
我知道了我为何存在,从那朵花盛放开始。


小心这两天都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中,只是他将自己所有反常都很好地掩饰了过去,没有人发现。距离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而他心中那份隐隐的担忧与不安也随之不断地放大。他知道这是个陷阱,但他不得不跳下去,只为了那点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但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将要面对的危险,更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与邪恶之间的感应越来越微弱了。

其实他也有注意到过邪恶的不对劲。不知从何时开始,邪恶竟能在本体并未有所指示的情况下随心所欲地出现,这已经很反常了。只是最开始的时候他认为邪恶再怎么奇怪也是自己的分身,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但是他也没想到居然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他已经一整天没有见到邪恶了。分身系统没有搜索到他的存在,甚至也感应不到他。他又想到昨夜邪恶对他说的话,心里的不安愈演愈烈,就好像他若不做些什么,就定会后悔终生一般。他抬头看着不停忙碌着的宅博士,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还是没找到邪恶吗?”

宅博士盯着屏幕上不停跳动着的数据看了几秒之后,摇摇头叹了口气:“还是找不到……作为本体的你都感应不到,那么更别说是机器了。”他转头看向小心,捕捉到他隐约有些失落的神情,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按理说不应该联系不上,除非……”

“他昨晚找我说了些话。”小心垂下眼帘,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不停敲击着桌面的手指仍然是出卖了他内心的焦虑,“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宅博士看着小心,半晌才开口:“小心超人,那天你们在视频里到底说了什么?你是不是还瞒着我们什么?他们费尽心思不可能只是为了和你说几句话,而且他们的舰队也还没撤走……说实话吧,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帮你一起承担……”

小心只是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谢谢你,博士。那天他们确实只是告诉我他们的舰队要停靠在星星球附近一段时间,当然我们也应该做好防御。其他的,真的没有。邪恶我会自己想办法找。那么我先回房间了。”说着,转身要走。

见小心这种态度,宅博士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又叫住了小心:“虽然我不是很相信,但是国防部方面让我转告你几句话。”“嗯?”小心疑惑地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

“小心邪恶。”宅博士用极其认真的语气,一字一顿地说,“邪恶能够独立出现的事让他们很担心——你知道的,他本就代表着你阴暗的那一面,而且他以前也想伤害过你。所以……他们建议你提防他一点,更何况是在这种找不到人的情况下……”

“我明白了。”小心没让他继续说下去,直接打断,“那我先走了。”

宅博士并不意外小心的行为,他很是理解地点点头:“放心,我们都相信邪恶的……去吧,好好休息。他会回来的。”

小心点点头,未多作言语,直接瞬移回到房里。

其实他都明白的。为什么邪恶渐渐能够独立于他之外存在,为什么那天邪恶会那么愤怒,为什么邪恶会对他说那些话……

归根结底不过是失去战友的恐惧导致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强大的足以保护自己的永远不会离开的存在来自我安慰罢了。只是因为“分身”能力的特殊性使这独立出来的本应漂浮在识海深处中的人格与邪恶重合,逐渐掌控了形体,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小心抬手遮住了自己的脸。他躺倒在床上,嗅着周围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懊恼地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在无止境的徘徊于潜意识之中深深地迷恋上了那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存在。多么可笑啊?自己居然会喜欢上“自己”,这太荒诞了……

身边所过的人再多,而你绝不会改变。

“诶诶本体,这样躺着可是会着凉的啊。”

小心闻言把手从脸上移开,坐了起来,直直地看着从窗外翻进来的一日未见的那人。他还是挂着那绝不会出现在自己脸上的笑,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这让小心没来由的有些恐慌。

“……你去哪里了。”小心想了想只能直接问,与生俱来的性格让他永远也学不会拐弯抹角地套话,“我完全感应不到你。”他牢牢地盯着邪恶与自己完全一样的双眸,很遗憾的是对方也和他一样将情绪绝佳地隐藏了起来。“甚至现在你离我这么近,我也感应不到。”

这是绝不可能的。分身与本体之间即使隔得再远也总会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连接着彼此的意识,这是刻在灵魂深处的羁绊,毕竟分身本就应该是本体的一部分,除非……

“说不定只是你太疲劳?也许睡一觉就恢复了。”邪恶笑着从窗边慢慢走到小心面前,俯下身,毫不畏惧地迎上小心的视线,“明天听说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不养足精神怎么面对他们啊,你说是吧本体,嗯?”说着他慢慢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最后在一个极为危险的位置上停住,咫尺之间几乎是在呼吸着彼此呼出的气体。小心一时间觉得有些晕眩——正是这一刹那他便丧失了掌握主动的机会。

“晚安。”邪恶稍稍错开一个角度,俯身在他耳边轻轻说出了这两个字,湿润的气息喷洒在耳边,有些发痒。下一秒小心觉得脖子上传来轻微的刺痛感,他震惊地瞪大眼,却只能在涣散的视线中模模糊糊的捕捉到一丝带着点悲哀的笑意。

……为什么?

很快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邪恶安顿好陷入深度沉睡的小心后,为了不惊动宅家的其他人,又一次从窗户翻出,远离了宅家。他靠在路旁的树上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抬头望向那繁星点点的夜空。

他知道小心总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爬到屋顶上,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将漫天的星星尽收入视线中,夜风微凉,却也最能给人带来宁静。那是平日所不能有的一种感觉,就好像浩瀚的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一人,暗暗品味着自己尘埃般的渺小,然后又渐渐地,渐渐地被天地的伟大意识吞没,与世界融为一体……

邪恶叹了口气,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看向身边不知何时出现的一片荧蓝:“你来啦?既然如此我们进行最后一步吧。”

然而无人回应,或者说是回应不了。只有那片蓝光在下一秒忽的扩散开,一下子将邪恶笼罩在其中。邪恶平静地看着自己陷在一片蓝色的物质之中,缓缓将右手举起,一团淡淡的紫光在掌心若隐若现。很快他就可以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从掌心的紫光处涌入,缓缓地流遍全身,却也只是安静地流淌着,并无其他行为。他注视着那片蓝慢慢地湮灭在自己的掌心,勾了勾唇角,闭上眼让自己陷入更深的识海中。

邪恶站在一片黑暗中,这里没有任何的时空概念,他能看到的,只有前方悬浮在正中央的一块机械石样的东西。他不禁暗暗感叹了一声——平时他可是到不了这个地方来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尝试着操纵起体内刚得到的能量,在头顶上方凝成一柄若隐若现的利刃。他眯起眼,不久便隐约看见一根透明的细线连接在自己与那机械石之间,一闪而逝。下一秒那柄利刃自己动了起来,裹挟着劲风狠狠地向细线出现的方向斩去。

那细线似乎放出了刺目的光,邪恶感到周围的空间震动起来,大概是在什么不知名的地方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待一切平息,邪恶睁开眼,面前散发着温暖光芒的机械石不见了,那淡蓝色的利刃也消散不知所踪。周围是一片虚无的黑,邪恶却忽然感到了冷。

彻底斩断了。只有自己一人了。




远处沉睡的小心深深地皱着眉,他在梦里漫无目的地前行着,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他似乎听见了什么断开时“啪”的一声脆响,然后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焦躁感涌了上来,就好像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他在梦中拼命地奔跑起来,但怎么也跑不尽这路。他绝望地抬起头看向天空,却只看到大片冰冷陌生的黑。

光消失了。

 

【四】
梦境中他不知从哪天起,再也听不见我呼唤的声音。


邪恶毫不顾忌地就在树下过了一夜,用来适应这个完全独立的身体与属于自己的能量。他也不担心小心会醒来找他,他给他注射的剂量足够让他睡到明天早上,而那时一切都该结束了。他眯起眼看着太阳慢慢从泛白的东方天空探出头来,逐渐将整片天染成生机勃勃的蓝。

时间大概差不多了。

邪恶慢悠悠地到达约定的地点时,不出所料地发现对方早已等在了那里。他漫不经心地走进这座废弃的工厂,最后在距离对方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住脚步。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周围隐约传来一丝杀意,明显潜伏着的那些人水平并不是很高。反观在他正前方的几人身上却根本感觉不到任何气息,这般深不可测反而更加可怕。

果然是个陷阱啊……邪恶吹了声口哨,直接冲着前方那几人喊了起来:“喂,我已经来了,伽罗在哪里?”喊着他不禁自嘲地笑笑,伽罗不可能再回来,这事他比小心更清楚。

那人没有回答他,反而是周围潜伏着的人在他开口的下一秒从藏身处蹿出,将他团团围住。他挑了挑眉,没去注意这些人,继续看着前方。他知道那个司令就在那,虽然……不是本人。

“小心超人,你今天死定了。”电视屏幕上的人发出一声冷笑,“真是让人感动啊,为了区区一份战友情,就把自己的命送了。”邪恶只是无所谓地笑笑,这些嘲讽的话对他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啊,确实。堂堂刀疤星司令不过是个畏首畏尾的懦夫,这也让我很惊讶呢。那边那个是断刀流?为这样的长官卖命真的值得么?”

“你……”对方没想到邪恶会反唇相讥,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旁边的断刀流皱了皱眉,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不是小心超人,你是他的分身?”司令怔了一下,又笑开:“哼,原来不过是个分身。有脸嘲笑我,怎么自己又不敢现身了?”

“噢,被发现了啊。”邪恶淡淡地应了一声,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初次见面,我是邪恶小心。说本体坏话的人,都该死。”每说一个字,邪恶身上所散发的杀气就强烈几分。话音未落,他便抬手凝聚出一柄荧蓝色的光刃,干脆地劈毁那台电视。而此时,他眼中的温度更是降到了极致,属于他的狠厉清楚地刻在瞳中。

因为他是“邪恶”。

下一秒,周围的人都回过神来,朝着他扑了上去。






小心醒来时,视线最先捕捉到的是映在雪白的天花板上几乎要燃烧起来的霞光。眼前一片模糊,还没从麻醉中彻底缓过来的他愣了几秒,才勉强辨认出现在大概已经到了傍晚。他撑起身体让自己在床上坐好,试着把脑海里杂乱的画面压下去,整理出自己需要的信息。

——邪恶又去哪里了?

意识到邪恶昨天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的小心变了变脸色,立刻跳下床想去找博士商量。看样子估计早已过了与刀疤星司令约定的时间,邪恶会这么做大概也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跳入陷阱。可他又去哪了?代替自己去见面了吗?还是……

小心直接瞬移出现在客厅里,环视一圈没看到博士便想去实验室找人。开心发现了小心的出现,先一步叫住了他:“小心,你休息完了?”

小心捕捉到奇怪的词语后一怔,回头疑惑地看着开心:“休息?”“对啊,昨天你早早就回房间,只留一张纸条说你有点不舒服想先休息……有什么不对吗?”开心也疑惑地回看他。

不……不是这样的……小心握了握拳,许久才艰难的开口:“是邪恶……”开心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件事其实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邪恶?难道说……开心想叫住小心问清楚,但等他抬头时人已经不知所踪。开心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把这件事告诉宅博士。





小心依照着导航系统跑到他们之前约定的地方。其实这也不怪他找不到路,因为那片地方已经面目全非,不再是他以前所见过的样子。原来的那座巨大的废弃工厂已然化为一片废墟,残垣断壁间还可以看到残留下的激光灼烧的痕迹。也亏得这块地方非常偏远,周边没有多少人,这么大的动静才没被多少人注意到。

小心几步瞬移到废墟之间,俯身仔仔细细地查看着什么。他注意到地上散乱着一些断肢,都带着一些黑色的破碎布料。地面被斑驳的血迹所覆盖,明显不久之前在这里倒下的人数量不少。只是这些人之间没有一个他所熟悉的——无论是他一直担心着的邪恶,还是在他的猜测中应该现身的断刀流。

想到这里他皱了皱眉。他不是很清楚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至少说明邪恶还活着。但他到底是去到别处与断刀流再战,还是被断刀流抓走……这些都无从得知。更要命的是他发现自己和邪恶之间的联系不知道被什么力量硬生生地断开——他已经完全感知不到他了。

一阵难以抑制的焦躁从心底升起,小心胡乱地用激光打碎了几块较大的混凝土块,最后还是气馁地走到一边坐了下来。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也是他未曾预料到的,他本以为这一切他自己来担就好,可没想到邪恶竟会破釜沉舟地用不知哪来的力量暂时完全断开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代替他去完成这一切。

真是……太糟糕了。小心低下头,把脸埋进手里,就像迷路的小孩一般无措。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所重视的人一个个都要离开,就连本以为绝不会走的邪恶也一样吗?可是,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是哪里做错了吗?

邪恶……你在哪?

“滴滴——”骤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小心的思绪,他抬起头,掏出手机,很快地收拾好了情绪,仍然用那个平静的声音接起电话:“喂。”

“小心小心!你现在在哪!快来国防部一趟吧出大事啦——”开心超人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地从话筒的另一端传到这里,小心愣了愣,稍稍把话筒从耳边移开一些,站起身:“……怎么了?”

“那些刀疤星的舰队开始移动了!不过……好像是离开星星球的方向?哎……哎!真的!他们走了!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真的像你说的一样他们只是来停几天?可是为什么啊!”

小心挂掉了电话,没有任何停顿地直奔向国防部的方向。他的脑海里还在不停回响着开心的话,搅得他更加心神不宁。他当然清楚刀疤星舰队绝不可能像自己随口瞎编的那样只是来停靠几天而已,可他们现在却离开了,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出了什么意外……

小心暗暗握紧了拳,眼中的神情更加黯淡。

邪恶,是你吗?

【五】
我是如此深爱着你的盲,让我守护这一片梦乡。


当小心赶到国防部的时候所有的舰队基本都已经撤离完毕,列队整齐地朝着远方驶去。但这种本应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的行为却又显得那么的莫名其妙,以至于国防部的有关负责人都在紧张地猜测着会不会又是什么阴谋,比如远程发射魔动炮之类的。

但小心却摇摇头表示他们想多了,然后站到所有人面前,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向大家隐瞒了一些事。”他沉默了一下,再抬起头时眼中只剩下了坚定。然后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说了出来——当然说的极其简单。“是我造成了大家的恐慌,非常抱歉。”他看着在场的人们脸上复杂的神情,不再多说什么,退到了一边。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本来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不知道邪恶小心做了什么,导致刀疤星直接退兵?”有人这样问着,小心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么,那个邪恶小心,现在在哪?要怎么肯定是他击败了敌军,而不是投奔敌军跟随他们离开了?”又有人质问着小心,小心愣愣地看着他,许久才带着些许不甘心地回答:“……不知道。”

顿时一片哗然。

小心听到那些讨论甚至是争吵的声音中隐隐约约传来诸如“邪恶小心既然名为邪恶做出这种事非常有可能啊”“不过是个分身而已能做些什么”“怎么会有断开联系这么荒诞的事”这样的话,觉得有些心累。他本想也说几句辩解的话,但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于是他后退了几步,退到角落里。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小心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混乱的人群,听着宅博士和其他超人们努力帮他解释的声音,越发觉得有些晕眩。太没用了啊,小心超人。

身后响起衣物摩擦发出的沙沙声,不过小心没有在意。下一秒他的双眼被一双手遮住,他刚想挣扎就听见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喷洒在他耳际的温度:“本体大人,我回来啦。想我了没?”

“你……!”小心瞪大眼,回头,正对上身后邪恶含笑的双眼。他注意到邪恶看上去有些狼狈,衣服有点脏,尤其是最引人注目的另一个地方——“你的手……?”邪恶侧头看了看自己左臂处空荡荡的袖管。无所谓地笑了笑:“这不重要,反正还可以恢复的。现在比较重要的是……”

说着邪恶就拉起小心的手,朝人群中央走去。小心惊讶地发现他和邪恶之间的联系又回来了,现在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邪恶那边传来的自信,几乎让人愿意将信任尽数交付。他清楚地明白邪恶说的没错,无论他受到什么伤害,只要再回到他体内,这些伤害都会消除,所消耗的也只不过是能量罢了。但他还是觉得有些难受,因为……还有一些谜团,他还没解开。有一个声音一直在他耳边说着这次不一样。

邪恶站到人群中央,和小心一模一样的容貌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邪恶环视了周围一圈,轻咳一声,聚来更多人的目光:“各位打搅一下,先停下你们的讨论。我是邪恶小心,我现在就在这里。”

他的话一出,讨论声立刻小了下来,渐渐完全消失。邪恶握紧了手中那只似乎有些微微冒汗的手,笑了笑:“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我绝不可能和刀疤星的家伙离开,可以停下你们的猜测了。我的样子你们也看到了,发生了什么你们应该也清楚。我是绝不会背叛本体的。”说着,他回头看向小心,“本体,我们回去吧?”

小心看着他,点了点头。于是他们在众人哑然的注视下,离开了国防部

“啊——终于解决了!本体你怎么一副严肃的样子?笑一个?哦还是算了。”邪恶拉着小心走进一个昏暗的小巷子里,终于是停住脚步,转身正视着小心。小心摇了摇头,把手抽回来,严肃地盯住邪恶的双眼:“怎么做到的?”

“诶?你说那个啊,反正都过去了也就不用在意了吧?”邪恶笑笑岔开话题,上前一步,伸出仅剩的右手虚虚地环抱住小心,“安心啦,我回来了。以后也不会再离开。”

反正估计你也不会想知道的。

小心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开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邪恶用食指抵在唇前制止住了。“嘘——本体我好累啊。让我回去休息一下吧?”邪恶松开手,眨眨眼。小心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启动分身系统收回邪恶。
看着邪恶的身影彻底消失,小心轻轻叹了口气,也回身往宅家走去。

算了,那些问题还是不去问了吧。

总之,欢迎回来,邪恶。
—END—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