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kano生贺】【setokano】论如何正确的作死√

*耶kano生快!

*第一次写setokano

*ooc根本停不下来

*求指导ouo

*最近没粮吃饿死了于是自力更生系列

【论如何正确的作死√】

cp:setokano

午后的烈日始终在不知疲倦地炽烤着大地,灼热的火舌舔舐着一切,就连空气也带上了令人难以忍受的高温,宛如身处蒸笼般,体表的水分在刚露头时便被毫不留情地蒸干,喉间干涩刺痛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这种无力感混杂着淡淡的哀伤弥漫开来,在那双目的注视下不知轮回了几个世纪,演绎成眩目的红蓝两色最后崩塌为虚无。

面对这些力量我们是何等的渺小,我们且凭着自己想要生存的卑微信念在无数次的碾压前苟延残喘,不断地在一次又一次的锤炼中渐渐变强,将那股力量彻底摧毁,迎来真正属于我们的未来。

不是不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像说出来的这样那么轻松呢?想要打败这样的大能就像普通人说着要改变地球运行轨道一样可笑。但是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啦,只是几率特别小而已哦,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重复才可能有这么一次机会。不过我们所拥有的那一点足以燎原的星火是它们怎么也不会拥有的。那名为“希望”的东西。

所以说像是——即使在炎热的夏日也会有那么一处清凉的地方。真的是超——级棒呐☆。

这样想着鹿野轻松地吹了声口哨,加快了脚步跟上大家。商场中的冷气开得很足,驱散了所有的热气,让人觉得神清气爽。今天也是大家一起出门完成任务呢☆。他眯起眼看了看前面边挑着食材边吵闹着的众人,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啊啊,还真是——找个机会逃掉去别的地方逛逛好了。

“鹿野你这家伙别想偷懒,不帮忙买食材的话就好好照看茉莉吧。”像是被发现了自己的意图,木户突然转头瞪了他一眼,拎着装满番茄的袋子去称重。“遵——命!”鹿野端端正正地敬了个礼,然后又百无聊赖地在购物车上趴下。“那么,茉莉你先跟着鹿野吧。”濑户将茉莉牵到鹿野旁边,轻轻地拍了拍茉莉的头,“我和木户一起去买些别的东西,要在这里等着哦,很快就回来了。”“诶?好...好的。”茉莉点了点头,脸上稍稍泛起红晕。

嘛...还真是相亲相爱的场面呢。鹿野意味不明地眯起眼,无所谓地笑了笑,但目光仍追随着那个绿色的身影......以及他旁边那个白白的小东西。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濑户抬头有些疑惑地看向他,笑了笑:“鹿野...怎么了?”“哦哦,没什么——只是觉得刚才的画面真是超养眼哦,相亲相爱的阳光少年配甜美萝莉什么的,呐?”鹿野歪着头灿烂地笑了起来,眨着眼一副无辜单纯的样子。明明不是这样想的......但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了呢。

“真......真是的,你在说什么啊鹿野。”濑户像是不满般地皱起眉,有些慌张地辩解着。啊啦,害羞了呢。鹿野这样理解着濑户的行为,有些好笑地朝他摆了摆手:“开玩笑啦。好了快去吧,我会照顾好茉莉的啦放心吧护花使者~☆”“你真是......”濑户有些无奈地看了笑眯眯的鹿野一眼,还是向其他人的方向走去。相比之下他更不想因速度太慢而遭木户的一顿暴打。

“哎呀...终于都走了呐。”鹿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继续趴在购物车的扶手上,懒懒地随着轮子的移动来回摇晃着。他看向站在一边好奇地看着货架上摆着的可乐的茉莉,挑了挑眉,某个恶作剧的念头在他心中油然而生,瞬间扩散开来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呐呐茉莉酱,想不想体验一下过山车的感觉呢?”茉莉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粉瞳中满载着惊讶与好奇:“诶?可...可以吗?可是,这里是商场,哪里有......”“喔喔,非常想是吧!不用担心哦我有办法!☆”说着鹿野不顾茉莉的惊叫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放进购物车中,不大不小的购物车刚好装得下她娇小的身躯。茉莉抓紧车篮,看上去非常慌张。

噗噗,要是被濑户看到一定会生气的吧。暗暗地想着,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那么,准备好了哟~”鹿野这样说着,不等茉莉作出反应便立刻推动购物车,极速在商场中飞奔起来。

“等,等等,啊——!”

“唔噗噗,还有更刺激的呢。坐稳了哟☆”鹿野说着,面对眼前的拐弯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速度直直向前撞去,引得茉莉尖叫着捂住双眼。然而在即将撞上墙面的时候车把却被狠狠地一歪,购物车在千钧一发之际擦着墙面拐了个弯继续向前飞驰。

“嘿嘿嘿,感觉怎么样啊,茉莉酱?”

“呜,拜,拜托请快停下来,停下!”

鹿野丝毫不理会茉莉的请求,猛然停下脚步,以自己为圆心硬是拉着购物车划了个圈,再次朝反方向冲去。等等,前面好像是蔬果区?诶诶诶那可糟糕了,木户他们在那里诶,不能过去不能过去,再绕个圈好了——

“鹿野!你在干什么啊!”

“诶——?!”鹿野一个激灵,突然脚下一打滑,右脚腕传来一声轻微的“咔擦”声,猛然涌起的刺痛使他条件反射地松开手,购物车“砰”地一声狠狠地撞上了面前的墙。呜...真是糟糕。忍着脚腕处剧烈的疼痛勉强站稳,艰难地走到购物车边。还好还好,茉莉没有受伤,只是吓坏了般缩成一团躲在车里瑟瑟发抖着。也是,如果让茉莉受伤了的话,那个萝莉控会杀了我的吧☆。自嘲地笑笑,抬手抚上茉莉的头顶:“喂喂茉莉酱...没事吧?”

“茉莉!”糟糕,是木户他们来了...哎呀哎呀,这个狼狈的样子被看到了就不好了呢...鹿野眨了眨眼,将卡其色瞳孔换上血一般的鲜红,又利用能力将那鲜红遮去。他笑着转头,看着濑户和木户焦急地跑来,围到茉莉身边。“真是太恶劣了啊,鹿野。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木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顺带着给了一个肘击,鹿野本想像以往一样打个哈哈敷衍过去,然而没想到脚腕处的疼痛又变本加厉起来,他一下没站稳,向后仰去摔在地上。

呜...疼疼疼!真是糟糕还是快点回去的好啊...鹿野把手搭到额头上,等着疼痛退去。不过在目欺之下他们看到的也不过是装死的自己吧。“鹿野?”濑户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鹿野,正想做些什么却被木户拦住了。“不需要担心。这个家伙肯定又在骗人了。”

“哎呀哎呀,被发现了呢?好啦确实是在骗人呢,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果然木户和濑户不再搭理他,转而去关心茉莉,鹿野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只是这脚腕...会很麻烦呢。

濑户轻声安抚了茉莉,总算是让她停住了颤抖。然后他把她抱出购物车背在背上,朝木户点了点头。“好了,回去吧。东西买完了。”“是是~走吧走吧~”鹿野应答着,却没有移动脚步。移动的话还是会疼啊...嘶。

“鹿野?怎么了吗?”像是意识到鹿野迟迟没有行动,濑户转头看着他,鹿野意外地从那双温柔的棕色眼眸中读出了关切。“啊啦,没什么没什么,马上就来咯~”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鹿野试着走了几步,依然是钻心的疼。啊啊管他呢,反正更疼的都经历过不是嘛,这一点痛根本不算什么的啦。只不过...情况会更糟一些的吧?噗噗这次目欺的时间可能要长一些了呢。这样想着鹿野忍着剧痛加快脚步跟上。

于是回到了基地,鹿野想着要赶快藏起来,没打招呼就想回房间,却被木户叫住了:“鹿野,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都不向茉莉道歉吗?”“诶?抱歉抱歉,我忘记了啦。对不起咯茉莉酱~不小心把你撞到墙上什么的真的只是意外哦,下次不会了w。”鹿野说着朝他们挥了挥手,闪身进了房间。

“鹿野......”濑户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关门声硬生生的打断。他只好转向木户:“你不觉得,鹿野他有些奇怪吗?从商场回来就......”“那家伙每天都很奇怪吧,不过今天确实有些反常。”木户说着皱起了眉。“诶......说起来,刚才刚撞上墙的时候,鹿野先生的声音似乎有点难受......”茉莉想了想,抬头看向濑户,“濑户君,不去看看吗?”

濑户看向鹿野紧闭着的房门,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呜哇——终于!”鹿野如释重负般的倒在床上,“啊呀应该没被发现吧?真是糟糕呢?嘛反正也不过是我自作自受啊。”说着坐起身,轻轻地卷起右腿的裤脚,露出有些青肿的脚腕,“啧......好像状况比想象中的差诶?活该扭伤了还乱动w。幸好从卫生间里偷了药酒出来,自己处理吧。”他的目光暗淡下来,红光退去,保护用的伪装卸下。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肿起来的部分,更加剧烈的疼痛传入神经。“唔......”鹿野皱起眉,拧开药瓶倒出一些药水在手心,敷上脚腕轻轻按揉着。“疼疼疼......真是糟糕透了啊......”

片刻后他盖上瓶盖向后仰倒在床上,脚腕火辣辣地疼,不过经过简单的处理应该会好些吧。为什么这样呢......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欺负茉莉,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幅不堪的样子。到底是什么呢?那种奇怪的情绪,在看到濑户对茉莉百般呵护时就像打翻了水杯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地倾泄出来。但是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们真的就像天生一对,将不食人间烟火的公主从森林中拯救出来的王子什么的......嗯w。

所以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呢。

自己......只不过是个骗子而已啊。

蓦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鹿野的思绪,他睁开眼,习惯性地换上红瞳,踉踉跄跄地起身去开门。

“哟——濑户有什么事吗?w”鹿野打开门看见濑户站在门口,想到自己刚才还在想着他和茉莉的事,不禁有些尴尬,不过在目欺的作用下看起来依然笑得灿烂。濑户看见鹿野,朝他温和地笑了笑:“我可以进来吗,鹿野?”

“当然可以啦,请进请进。”说着鹿野侧过身让濑户进门,然后把门关上,“这样说着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玩过家家一样,‘我可以到你家做客吗?’‘请进吧,请用茶!’——像这样什么的,噗噗。”濑户在床上坐下,四处打量了一下,听见鹿野的话忍不住笑出声:“真是的,小时候的事就别提了——说起来鹿野你为什么不过来坐下?”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啊?鹿野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装作没事一样,也走到床边在濑户身边坐下——只是脚腕更疼了,估计他短时间内都别想再站起来了。“不过濑户找我有什么事呢?这种时候应该在客厅陪着茉莉吧?她可是被吓得不轻呢——诶诶诶,难道说是因为让茉莉受了伤所以来找我报仇?唔真是可怕啊——”

“说什么呢...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鹿野。”濑户无奈地笑笑,抬手揉了揉鹿野的头发。鹿野有些被他这个举动吓到,身体僵硬了一下变得有些慌张,但目欺的他依然在毫不在意般地调笑着:“真是的不要摸头啦!会长不高的!以后找不到女朋友你要对我负责哦?”

“嗯,我会负责的。”

“诶?”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嘛,不过说到这个...”濑户转头看着鹿野,笑得有些意味不明,“鹿野刚才有受伤吗?那么用力的撞到墙上看起来很糟啊,真的没事吗?真是的为什么这么胡闹啊。”

“噗...濑户你也太操心了吧啊哈哈。当然没受伤咯,你看你看我还是依然活蹦乱跳的哦?更何况撞到墙上的是茉莉不是我——咦!难道说问这个问题是为了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错吗?好啦我知道自己错了下次不会再这样对待茉莉了啦w。所以放心吧濑户☆!”鹿野张开双臂展示自己并无大碍,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鹿野——”濑户眯起眼,故意拉长了声音,鹿野看着他越发灿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背后发凉,“那么桌子上的那瓶药是怎么回事?如果没受伤的话根本不需要的吧?”

失策!鹿野瞪大了双眼,居然把那个东西忘了!不过没关系,自己应该可以蒙混过去的。“诶?居然被发现了吗?哎呀真是糟糕呢,本来是想藏起来好好捉弄照顾受伤的茉莉的濑户的,没想到居然先一步被发现了呢...既然如此就拿出去照顾茉莉吧?不能捉弄到濑户真是遗憾呐——”

“哦,是这样吗?”濑户垂下头看向地面,正当鹿野有些疑惑的时候,他突然伸手碰了碰鹿野的脚腕,“那么这里呢?真的不会痛吗?都肿起来了哦?”

“唔...你!”因为脚腕处猛然增加的疼痛而条件反射地一缩,鹿野暗叫不好,一边震惊着濑户是怎么会知道的。然后他就看见濑户抬起头来,鲜红的双目隐藏在黑色的刘海下微微闪烁着,而那笑容在此刻的鹿野看来更是宛如恶魔般令人心寒。

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开的能力!不对,这样的话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

“对哦,都已经知道了呢。扭伤了脚但还坚持着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真是太乱来了啊,鹿野,明知道这样会让状况更糟的吧。”鹿野惊恐地站起身想逃开,不料一用力右脚就因剧痛而发软,整个人难以控制地倒下,却被濑户一把拉住手腕扯进怀中。

“别想逃哦,这么任性必须要好好改改啊。”濑户附在鹿野耳边轻声说着,呼出的气息惹得他一阵颤抖,“这么可爱的鹿野才不是骗子呢。不要随便妄自菲薄啊。”

“所,所以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是的呢,包括鹿野吃醋的样子。啊,真的好可爱哟。”

“吃,吃醋什么的——哪里有那回事啊!”

“喔,没有嘛?是说也知道鹿野喜欢我哦。”

“什么——”

“嗯,我也喜欢鹿野哦!”

 

 

 

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被告了白。

在那之后又免不了被濑户好好教育了一番,说是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一个人承担,也要告诉大家,要多依赖一下他啊什么的。不过还是好好地又帮忙把扭伤的地方重新上了一次药,果然自己还是不大懂得做这种事啊。

被感动到什么的完全没有哦。☆

啊,其实是说...就算是在这样一个永远被蛇虎视眈眈着的世界里,还是会有希望的。刺破黑暗的那一束光,会彻底照亮这个世界,将黑暗赶跑。

所以说永远都不可以放弃希望,那是我们唯一拥有的武器——有了它,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打败黑暗,迎来真正属于我们的未来。

以及...于我而言,濑户就是那道光哦。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126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