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邪小】七月半

*开心宝贝同人

*cp:邪恶小心x小心超人

*参本开宝全员向《summer》的文

*当成给自己的生贺_(:з」∠)_


《七月半》

 

七月半,鬼门大开,百鬼夜行。

小心睁开眼漫不经心地瞥了地面上被挖得看不大清底部的深洞一眼,想了想还是把想打哈欠的感觉憋了回去。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继续靠着洞边的大树,估量着他们差不多应该快打到墓葬了。

一般而言七月半这一天没多少人会选择下墓,这一日鬼门大开,往日蛰伏于地下的阴气蠢蠢欲动,百鬼都从地下上到阳间,为填补三伏日时被阳气所伤的阴魂。同样的,这一日下墓遇到怪事的几率也大大增加,但抵不住上家开价高,还是有这么一帮亡命之徒接下了这个活。

小心本来不在意这些钱,但那上家竟亲自上门请他出山,当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小心立刻改了主意。那人年纪不大,与小心相仿,举手投足间总带些阴邪的气息,看上去没个正形,却隐隐让人有种危险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他的长相竟与小心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他说,这个墓能解开小心所有的疑惑。

小心从记事起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他有很多生存的技能,但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小心之外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于是他开始在过去中寻找自己的来历。

他说,他的名字是邪恶。

小心不知道这么个古怪的名字究竟是他的真实名字还是仅仅只是个代号,事实上“小心”这个名字也挺古怪的。但他总有种直觉,面前这个人是可信的。更玄一些地说,他甚至对这个人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于是他答应了邪恶下墓的请求,他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明明清楚这一日有诸多禁忌却还是决定以身犯险。

他的目光转到一边在洞边站着的邪恶的身上,邪恶垂眸往深洞下方看着,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眼珠竟是血红色的,看向那些人时总隐隐带着一些压迫感,那是长年身处上位者不自觉具有的压迫感。但小心并不怕他,他知道自己也能让人有那种感觉,只是他平时都懒得表现出来。

“挖到了!挖到了!”坑下的人突然兴奋地大喊起来,一直在洞边休息的人们都站起身,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准备下墓。小心还是懒懒地靠在树边,准备等彻底挖开通道时再动,但一转头他毫无预兆地对上了邪恶的视线。邪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用唇语问道:没多久通道就挖开了,不准备一下?

小心看了他几秒,认命地翻身而起,活动了几下将包拎起背上,朝站在洞边的邪恶走去。

 

盗洞打得非常稳固,可以看出邪恶这一趟是下了血本的。小心稳稳地从洞的底端一跃落地,像只猫一般轻巧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打起狼眼手电照亮周围,大概地看了看发现这里是墓室的前殿,四壁用鲜艳的颜料绘着大片大片的壁画,正中间有一块碑,碑上立着个雕像,没走近看不清样子。

待小心打量完一圈下墓的人也差不多都下来了,他们都四处看着,手电的光圈到处乱晃。邪恶扫视他们一眼,轻咳一声将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既然已经下来了,我也不瞒着大家。”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被刻意压低后仍是清晰地传进所有人的耳中,“这是一座没有存在于任何一段有记载的历史上的墓,时间大约在千年之前,关于墓主的资料在当时被人刻意抹除,几乎没有信息流传下来。这是因为墓主是一名罪人,而且还是个有着极高身份的罪人。”

他们的目光汇聚到了前殿中央的石雕上,有手电筒的光打到它身上,可以看出这是一名少年的模样,但面部被雕刻的工人人为地模糊了,看不清样貌。但从他身上那繁复精美的衣饰可以看出,这人的地位确实不低。碑上刻着一些文字,可惜他们没人看得懂,说到底他们只是进来取陪葬品的,盗完便走,从不在意墓主是何人。小心对这些东西倒是有某种既视感,但除了让他多看那些有些眼熟的雕像两眼,也没别的什么了。

“我的目标在主墓室,除此之外你们想动什么我不管。”邪恶没有去看其他人,他饶有兴趣地欣赏这四壁上的壁画,语气漫不经心,嘴角却带着危险的笑意,“……如果你们能活着带出去的话。”这句自言自语的话没被那些被兴奋冲昏头的人听到,反而是一直没怎么在意的小心听到了。小心有些意外地瞥了邪恶一眼,邪恶敏锐地注意到他的视线,转头笑眯眯地朝他招手:“过来。你看这些壁画,很不错吧?”

小心举起手电筒看向那些画,鲜艳的色彩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让他有些头疼。壁画介绍了墓主的生平,小心看到了雕像的那个人,只是他的样貌依然被刻意地模糊了。第一幅是墓主站在高台上,底下有无数人向他朝拜的场景,小心猜测他大概是某种信仰的象征。接下来的几幅是描绘他的生活的,里面有一些类似施法的画面,小心有些疑惑,莫非墓主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再往下看画风开始变化,画面上用上了大量红颜料,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灾难,一时间尸横遍野……

“好了,继续走吧。”小心猛然回过神来,他往后一看,其他人似乎也刚从壁画中清醒过来。他好像隐隐有些明白什么,又瞥了一眼那些壁画,拭去额角不知何时沁出的冷汗,向唯一的通道走去。前殿的大门被千斤顶封住了,想回去只能从盗洞走,于是他们又留下两人守着盗洞,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

一行人往墓道深处走,小心和邪恶打头。邪恶看了小心一眼,意味不明地问了一句:“刚才有什么感觉吗?”小心沉默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他确实有些奇怪的感觉,比如……他下意识地觉得前面的墓道可能会有机关。墓道的两边依然绘着壁画,这次的用色更加夸张,画面也在诠释着疯狂这个词语,无数的魔鬼踏在尸体上狂舞,舞着舞着天上降下了万顷雷霆,于是它们被弃入无边深渊,油锅、车裂、凌迟……

“四恶道……?”小心下意识地自言自语了一声,身边的邪恶听见了,弯起双眼表示赞同:“对,这是四恶道的场景,也称万鬼行刑图。大概是修墓的人认为墓主应当在死后得到这样的刑罚……”说着他的声音有些狰狞地发寒,小心疑惑地想问一句,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咔哒”一声,他眯起眼猛地回头,只看见队伍中一个人面色苍白,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

“机关!”邪恶皱眉低喝一声,小心立刻反应过来,猛地卧倒。壁画的中部开始变化,露出一排排黑色的孔洞,大量细密的银针从中喷射出,交叉着划过墓道狭小的空间。惨叫声此起彼伏,小心死死贴着地面,没敢动弹一下。大概过了几十秒银针的声音逐渐停息,但小心眼尖地发现与此同时墓道两边的底部竟也张开了小孔,小心瞳孔紧缩,立刻从地上跃起:“小心下面!”

小心从腰间抽出一柄军用匕首,几下蹬着墙跃上墙边,然后手中匕首狠狠地扎进墙中,将自己卡住。他回身想去帮邪恶一把,没想到邪恶的身手也不错,已经和他一样将自己卡在另一边的墙上。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有的人反应及时险险躲到墙上,有的人晚了一步,孔洞中射出的弩箭狠狠刺穿了他的腿骨,他一时踉跄跌倒,立刻被接踵而至的弩箭洞穿头骨。

待这一波机关过去小心又跃回地面,地上已是血流满地,无数弩箭与银针胡乱地插在尸体上,死状惨不忍睹。小心回头准备继续往前走,却听见有几个人突然惨叫着跌倒在地,然后面色发紫,最后七窍流血没了声息。小心上前仔细看了看,发现他们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溃烂,而那些皮肤上都沾上了墙壁上那些鲜艳的颜料。

“毒?”小心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壁画,心下了然,幸好他戴了手套。“对,这些颜料都掺了剧毒,所以这么久了还能这么鲜艳。”邪恶嗤笑一声,“这帮蠢货,活该。”此话一出其余的人都打了个寒战,有两三个人的眼中露出不满,但邪恶只是不屑地瞥了他们一眼,自顾自地继续向前。小心突然觉得邪恶这个人并不简单,他下墓并不是为了倒斗,而是有着其他目的……

原本有十几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七八人,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于是剩下的路他们走得更加小心,总算是没再触发任何机关。墓道的尽头是个宽敞的中殿,小心的目光一落到这里的东西上,就愣住了。整个中殿被墙边的长明灯照亮,小心粗略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燃着的竟是烛龙油。两边的墙边整整齐齐地立着大量人俑,没个人俑身上都穿戴着金银珠宝。人俑的背后还是壁画,但这次全是歌舞升平酒池肉林的画面,一派奢靡。几个打手早已蠢蠢欲动,双眼发光地扑去抢夺那些珠宝。邪恶却是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自顾自地往前走。

越往里走气温似乎越低,小心拉紧了衣服继续四处打量,脚下的地面上刻着诡谲的纹路,有光斑不停变化着,令人有些目眩。小心抬头,发现头顶竟是一片琉璃顶,上面也刻着古怪的图形,反射着长明灯的光,才在地上造成大片光斑。

“墓顶上是什么?”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中殿的另一端,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青铜门,邪恶正上下打量着这扇门,于是小心随口一问。邪恶闻言瞥了一眼墓顶,答得有些漫不经心:“水银吧……不知道机关在哪,管他呢。”小心点点头,抬手推了一下这扇门,非常沉,但还是能略微晃动,似乎是被什么卡住了。

“门后有东西顶着。”邪恶若有所思地后退几步,猛地发力飞身而起狠狠地踹上门板。门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小心微微皱了一下眉:“小心墓顶破裂。”“不会,机关不在这。再说真破了也是那些人倒霉。”邪恶撇了撇嘴。

但这一踹确实有用,门在晃动中开了一条极小的缝,一阵寒气从中涌出,很快就消失了,但这也足以让小心他们做出判断。“千年玄冰的自来石?那些老东西还真舍得。”邪恶挑了挑眉,四下张望了一下,伸手握住一边的长明灯狠狠往墙上使劲撞了几下,灯柄从中间开裂,他再用匕首狠砍几下,把灯台给拆了下来。

……他这行为被其他人看到绝对非常心痛,说到底这也是古董。小心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已经消失不见,似乎是进了两边的耳室,不知道看到了什么,里面传出兴奋的喧哗声。于是小心没再理会他们,学着邪恶的样子把另一边的长明灯也拆了。

“烛龙油中多少有些火精,用来融玄冰正好。”邪恶将灯中的烛龙油泼在门上,那火竟然没有熄灭,还在顺着淌下的油持续燃烧,“好了,过一会这门就能开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这扇门后就是主墓室了。”

小心摇了摇头,邪恶又从他手中接过另一盏灯,继续沿着门缝倾倒。火焰一下烧得更旺,邪恶用手扇了几下风,明显感觉周围气温在升高,于是他满意地点点头,稍微后退了几步:“如果那群傻逼不乱跑事情还能简单些……真是麻烦的家伙。”

“他们的目标本就是那些东西。”小心随口应了一句,看着那扇青铜门逐渐被火烤得发红,他似乎能听到门里的冰被高温熔化时发出的滋滋声。这扇门后究竟有什么?真相又到底是什么?更重要的是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的邪恶……究竟是什么人?自进墓以来小心的疑惑不减反增,他有预感,打开这扇门,一切都会明白。

“就他们也想带走那些东西?”听了小心的话邪恶冷哼一声,瞥了一眼身后依然一片狼藉的石俑,“真是讽刺,造墓者放置这些的本意是想让墓主苏醒后沉醉于这片虚华而放弃离开这座墓,谁知道墓主对这些不屑一顾,反而是活人被迷得癫狂……”

小心突然觉得邪恶说的话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仔细思索了一下,忽然皱起眉:“你……你根本就不想让他们离开这里?”邪恶转过头看向他,脸上满是愉悦的神情:“聪明。他们不配,进了这墓,就别想再离开。洞口我早已设了炸弹,守着的那两人大概已经被炸死了吧。”小心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警惕,他正想问些什么,突然耳室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小心猛地回头,就看到几人从耳室中狼狈地冲出,身后竟追赶着一只血尸!

小心立刻扯过背在背后的枪端起射击,子弹正中血尸头部,一下将它打翻在地,血淋淋的身体还在微微抽搐。但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在耳室的时候触发了什么机关,周围的石俑竟也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很快就有血淋淋的手破开石缝伸出,接着是一个、两个……那些人叫喊得更大声,都开始端枪疯狂扫射起来。

突然小心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他抬头望去,竟看到墓顶的琉璃开始从中间向外延伸出细碎的裂痕,也不知道是不是谁不注意子弹打到了上面。邪恶也听到了这个动静,本来他还在看热闹般悠闲地看着他们大战血尸,注意到那些裂缝后他低声“操”了一句,转身踹向青铜门,也不顾门上还燃着火焰。门后的冰已经融化了部分,此时再被用力一踹直接从中间断裂开轰然倒地,青铜门也得以被撞开。

“走!”他朝小心大喊,但其他人反应更快,转身朝这里跑来。最后只有两个人被血尸扑住没来得及进来,剩下的人一起将青铜门合上,把血尸挡在了外面。小心重重地喘了口气又打开手电筒打量周围,却一下子被震住了。主墓室竟一共有九个棺材,除了正中央有一个工艺精美明显是墓主的金棺,另外八个棺材以八卦的方位围在金棺周围。他又看了看地面,地上凝着一层浅浅的冰,估计是为自来石保温的,而在金棺周围的冰层中竟围了一圈铜币,小心仔细一数共有三十二个。

这个排列方式……小心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就是抓不住。他上前几步想仔细看看那些铜币,但周围那八个棺材突然开始发出“砰砰”的撞击声,似乎是棺材里的东西在挣扎着要出来。小心一惊,正想端枪防备,邪恶突然拉住他的手,带着他往金棺边上跑。

邪恶用力一推金棺盖,盖子竟轻而易举地滑开了。小心往里一看,顿时愣住,金棺里竟是一条通道!“没时间了!快进去!”邪恶推了小心一把,小心立刻翻身跃进棺材里的通道。周围的棺材陆续被撞开,又是血尸从棺材里爬出,身上还带着血淋淋的棺液,仔细一看竟都是血。其他人注意到邪恶这边的动静,也朝这边逃来,但邪恶跃进通道,反手立刻将棺盖推上。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外面的人竟怎样都无法将棺盖打开,很快传来他们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没多久又归于平静。

小心稳稳落地,惊讶地看着下方的这片空间。这里才是真正的主墓室,昆仑神木制成的棺材安静地放在墓室正中,周围四盏长明灯照亮了这片空间。邪恶也从上面落了下来,小心看他一个人出现,微微皱了皱眉:“你没让他们下来。”邪恶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又没有救他们的义务。那是八棺定魂阵,一旦阵中阴阳两气变化,棺中的血尸就会出来,直到阳气消灭干净才回去。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

小心张口又想问些什么,但被邪恶抬手制止了:“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都到这里了,开棺看看吧,之后你应该就明白了。”小心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转头看向邪恶那张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沉默片刻,最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动手开棺。

棺材并没有封紧,小心一掀就开了起来。棺材中躺着的人身着一袭白衣,又是一张与他完全相同的脸,只是这脸的主人沉沉睡着,面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纯净。小心猛地后退了一步,他看看棺中的人又看看一边一身黑衣的邪恶,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白了吗?”邪恶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他一步步走近小心,然后抬手捏住了小心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我一直在找你,一直在等你回来。”

这座墓中葬着的就是小心,也即是之前邪恶所说的“罪人”。很久很久以前,小心因为拥有特殊能力而被奉为神使,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开始惧怕这份力量,将混乱加诸于小心,诬陷他为“罪人”。寡不敌众,小心被处死后葬在这里,那些心虚的人们为他修了这座墓,又立下八棺定魂阵,希望小心不要出来找他们报仇。

千年之后小心的魂魄在异能的保护下苏醒,他想离开去转世,却痛苦地被定魂阵锁在了这座墓中。他发现了定魂阵运作的原理,便想找东西替代自己身上的阴邪气息。道家认为人有善尸、恶尸、欲尸三尸,他便斩下自己较为阴邪的恶尸留在这里,而自己得以离开,失去所有记忆重新为人。这恶尸就是邪恶,他趁着七月半鬼节这日阴气大盛,又逢地官赦罪,八棺定魂阵能力削弱,留下善尸暂时蒙过定魂阵跑了出来。

“我终于是把你带回来了,亲爱的本体……”小心看着面前的邪恶,动弹不得。他全都想起来了,一阵愧疚涌上心头,他垂下眼,低低地说了一句“抱歉”。他没想到恶尸竟能得到自己的意识,更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早知如此,或许那漫长的岁月就不会那么枯燥难耐了。

“呵……想好怎么补偿了吗,本体大人?”邪恶眯起眼,凑到小心耳边,声音低沉又带着一丝魅惑,“以后你别想再逃走了,从此以后……”

“你就留在这里,永远地陪着我吧。”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21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