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危

(´・ω・`)楚浩严重不足x
产的粮目前主要是开宝,部分凹凸阳炎无限。正在努力复健。
无限曙光/开宝/凹凸/全职/priest/LL/阳炎/淮上
我永远喜欢普路同和jusf周存!!
其他有想到再补x
主要丢同人

自家人设以及相关故事丢在这ID:司空

【小心生贺】木马木马

《木马木马》

文/筱薇

 

*并不明显的伽小和没人看得出的邪小

*总之就是小心中心,祝小心生日快乐!w

 

木马木马,铃铛铃铛。

迷途的人啊,快快回家。

 

【一】

小心在醒来的瞬间就立刻从地上跃起,他睁开眼,却一下子愣住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流光溢彩的装饰灯,以及不少排列整齐的游乐器械。看起来是商场中常见的游乐场,然而诡异的是这里除了他竟空无一人,只有喧嚣的摇滚乐从音响中泄出,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着。

他有些茫然,但面上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四处看了看,开始在各种抓娃娃机,赛车机,投篮机之间穿行。直到将整个游乐场走过一遍,他才确定了这里确实没有人,以及——这里竟然没有任何出口,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小心想了想,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这里大概是收银台,柜台上突兀地放着一个金色的铃铛,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小心仔细端详着这个并不大的铃铛,铃铛上刻着精致的花纹,似乎是木马的样子,绕着铃铛刻了一圈。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些含有宗教意味的符号,但是他看不懂。

小心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将铃铛拿了起来,想看得更清晰一些。突然柜台上售卖游戏币的机器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小心转头看去,那机器正往篮子里掉着游戏币,不多不少,正好三十三个。小心一看到那些游戏币就不禁皱起了眉——上面印着的,竟是他的机械石的图案。

“先生似乎有所困惑。”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小心一听这声音,一股难以抑制的荒谬感从心底升起——这竟是他自己的声音!他猛地回过头,发现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披着黑色长袍的人。兜帽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见他的样子。

“先生是忘记了么?”那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小心身上的敌意,轻笑一声又向前了一步,“先生难道忘记自己是如何追随这铃音与木马的痕迹来到此处,又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吗?”

这句话就像一个开关,刹那间小心的大脑里模模糊糊地浮现出一些零碎的画面。他立刻抓紧这些画面向下追溯,终于是看到了这段记忆的全貌。

三天前他的桌子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铃铛——正是他现在手中这个铃铛。这除了他没有人看得到它。甜心在翻越过自己的都市传说大全后告诉他,这是一个来自亡灵的邀请。

“木马木马,铃铛铃铛,旅途的人啊,快快回家。”甜心复述了一遍书上的内容。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当一个人心中有着对亡者者极度的执念。铃铛就会给他发出邀请,跟随着木马的身影,到一个未知的地方,据说在那里可以换回自己思念的亡者。小心,如果听到铃铛的声音,千万不要去看!更不要跟着木马走!亡灵是最不可信的。”

对亡者的执念?他对谁有的执念?

他想起了那个义无反顾转身离去的背影,那个人留下一句道别后便化作莹蓝的光芒彻底消散,从此再也没有回来。是他吗?可是潜意识中好像一直有个声音在否认这一点。

“看样子先生是想起来了。”黑袍人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注意到那个人的语气中带着略有嘲讽的笑意,这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那么现在请先生拿上那些属于你的游戏币,开始这场赌博吧。”

小心微微皱了皱眉,他盯着黑袍人看了几秒,伸手拿过装着硬币的篮子转身向那些游戏机走去。

他是不会输的。

 

【二】

游乐场顶上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烁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光,似乎在徒劳的营造者热闹的气氛。然而周围的寂静让这一切更显得诡异,小心在一台抓娃娃机前停下,沉默的透过玻璃望着里面。原本的形态不一的布娃娃,此刻都被恶趣味地换成了伽罗样子的玩偶,小心有些不悦的抿了抿唇,看着那些玩偶没有动作。

“先生在犹豫什么呢?”黑袍人跟在她他后看了一会儿,又开口提醒:“只要把玩偶夹出来就能救他了。很简单不是吗?”

小心回过头来看着他,那暗红的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片刻,他突然开口:“我应该认识你,你是谁?”黑袍人闻言歪了歪头,语气中的笑意更浓了:“比起这个,先生不更应该努力在天亮之前救回你的战友吗?为了警告,先生的十枚游戏币我收下了。”

话音刚落,篮子中只剩下了二十三枚游戏币。小心的神色顿时冷了几分,他不再理会黑袍人,转身将两个游戏币投机器中。游戏币发出了精准的碰撞声,指示灯从“0”跳转到了“1”。小心抬手握紧移动的手柄,扫视了一圈机器里的玩偶,最后锁定比较靠近出口的一个。

小心小心翼翼地将爪子往前移,逐渐靠近那个伽罗的玩偶。自他移动手柄的那一刻开始,指示灯就开始了倒计时,只有十秒的时限让他皱了皱眉。银白的金属爪被准确地移动到玩偶上方。小心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那个爪子,用眼睛丈量着具体位置。

倒计时很快归零,爪子晃晃悠悠地往下伸,在玩偶上方张开又收缩。爪子顺利地抓住玩偶的身体又晃晃悠悠地往回收,向一边的出口移动。小心正稍稍放下心,那个玩偶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的往下拉扯一般,突然脱离爪子的束缚,重新跌回了玩偶堆里。空荡荡的爪子在出口上方徒劳的地张了张,又悻悻地退回原位。

小心用力地握住自己的双手,仿佛这样就可以宣泄许自己心底骤然涌起的焦躁一般。他不甘心地看着那个不知为何脱离爪子的玩偶。片刻后,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次观察起机器中的玩偶的分布,很快他又找到了出口边容易抓起来的一个玩偶,再次投进两枚硬币。

爪子再次被精确地移动到玩偶上方,一点一点慢慢靠近那个玩偶。小心看着那个爪子再次合上将玩偶抓起,发现自己的手心竟在不知不觉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但他没去在意这些,只是看着那个玩偶再次被带到最高点,然后缓缓晃动着往回移动,每晃一下都仿佛击打在他的心脏上,让本就剧烈跳动的心脏更加不堪重负。

最后,爪子移到了出口的正上方,张开了它的束缚。而那个玩偶,就这样直直地落下,然后……在半途中被一边的另一个玩偶钩到,一下偏离了方向,再玩偶堆上弹起一下,又安静地躺在离出口不过1厘米的地方。

小心狠狠地在玩偶机玻璃板上拍了一下巨大的“砰”声很快就淹没在游戏城喧闹而冰冷的音乐中。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抓出来了,为什么会这样!他猛地回头看向那个一直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的黑袍人。而黑袍人看到他的动作,低低地嗤笑了一声。“先生何必与机器置气,或许真的只是运气不好而已呢,别用那个眼神看我。夜还有很长,请慢慢享受游玩的乐趣吧。”

小心又看了他片刻,敛去眼底深处的一丝怀疑。要说这个游戏城没有什么暗箱操作他根本不信,但是……他想他一定能找到办法的。倒是这个工作人员,似乎有点意思?

 

【三】

小心离开这一台抓娃娃机,继续向里走。里面又是一排机器,在屏幕上闪烁着各种的图案,大多是些音符,闪烁一下又如泡沫般消失不见。小心向其中一台机器走去。黑袍人依然紧紧跟在他身后,见状开口解释:“这是音乐游戏,击打屏幕上出现的音符就行,先生要试一试吗?”

小心瞥了一眼屏幕显示的奖励列表,分数第一的位置赫然写着“伽罗”两个字,这种将人当作奖品的方式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但他也没法抗议什么,只取出三枚游戏币投入机器,直接选取了难度最大的一首曲子。

屏幕上闪过了曲名,但迟迟没有开始,这时屏幕的右下角突然出现了“已联机”的字样。黑袍人走到他身旁的机器前,点了一下屏幕,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与他一样的曲名。

“一个人玩多无趣,不如让我来陪先生比一场如何?”感受到小心的目光,黑袍人。侧头朝他笑了笑,小心的目光在他露出的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手套上扫过,又一声不吭地转回视线,等待比赛开始。

随着一串清脆的钢琴声响起,屏幕上立刻弹出了第一个音符。小心轻松地点中它,而更多音符接连出现,有的还伴随着扭曲的弧线或者多次连击。随着乐曲进入高潮。几乎每秒屏幕上都会同时出现三四个音符,小新的手在屏幕上不停滑动着挺好的,动态视力与反应速度让他能及时记住每个音符。小心的手在屏幕上不停滑动着,极好的动态视力与反应速度让他能及时击中每个音符,而无数的perfect在屏幕上闪烁,一边计数的积分也在蹭蹭蹭地往上涨。

小心又解决了一个滑音,抽空向旁边看了一眼,有些惊讶地发现黑袍人的速度竟不比他慢,而且全是perfect。他收回视线,手指飞快地按过一串连音,心中的疑虑不增反减。

很快一首曲子结束,屏幕上开始哗啦啦地记着分。小心看着两人的分数一直不停上涨,最后停在一个相同的数字上,并列第一,不禁皱起眉。并列第一自然是没法得到任何奖品的,那黑袍人完全没有任何诚意地表示遗憾:“哎呀,可惜,我们居然这么巧地得到了同样的分数呢。”

小心反而没有如他所愿地给出什么反应,他没理会黑袍人,只是面无表情地按掉积分页面,似乎是因为失败次数过多而有些麻木。他又取出三枚游戏币投入机器里,清脆的响声格外突兀地响起。小心又选了一首歌,瞥了一边的黑袍人一眼,:“继续。”见黑袍人似乎没反应过来,小心轻轻勾了一下唇角,语气却依然平静。

“还有很多机器,我们……还能比很多场。”

 

【四】

在将所有的游戏机玩过一遍以后,小心并不多的游戏币,终于只剩下了最后一枚。而遗憾的是,不论是赛车还是投篮,小心和黑袍人的分数始终是一模一样的,无一例外。

小心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最后一枚游戏币,又看了看全场唯一一台只需一枚游戏币的机器,最后还是将游戏币收回掌心。

他向来不喜欢赌博。

小心慢慢走回收银台,而黑袍人依然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像个影子一般。他将自己一开始拿走的铃铛放回了柜台上,铃铛因为晃动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响声。

“甜心说过,亡灵是最不可信的。”小心看到那个铃铛上面栩栩如生的木马雕刻,几乎要活过来一般。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黑袍人说话,“更何况,并没有任何人成为亡灵过。”

说完,没等黑袍人做出什么反应,他回头看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玩够了,就早点回来。”然后他抬手射出一道激光,一下击碎了那个闪着淡金色光泽的铃铛。

铃铛的响声骤然变得急促起来,那些破碎的残片并没有落地,反而在空中旋转起来,形成一片残影。一个黑洞般的空间出现在残影之中,原本颗刻在铃铛上的木马化作实体摇晃着向黑洞中行走。

刹那间身后的彩灯一颗颗全部破碎,音响中的摇滚乐曲也变成了凄厉的尖叫声。陷入黑暗的游戏厅一下子变得狰狞可怖,原本较为空旷的大厅似乎挤满了某些不可见的黑暗生物,他们从各个角落中涌出,嘶吼着朝小心扑来。

这才是这间游戏厅的真实面目,由亡灵生物构筑的谎言,为的就是在游戏币耗尽之际彻底吞噬他的灵魂。

一道激光闪过,照亮了这片方寸之地。小心朝黑袍人看去,那人已经摘下了兜帽,额间和他一样的能量石正不停地用激光阻拦亡灵靠近的步伐。注意到他的视线,那人朝他翻了个白眼:“看什么看?既然都猜到了,还不走?”

小心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跟随着木马踏入那片黑洞。

 

小心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站在窗边正拉紧窗帘的伽罗听见声音回过头,朝他笑笑:“小心你醒了?”小心点了点头,看向一边的桌子,那上面这几日一直存在着的铃铛已然消失不见。

是的,这才是他所应该相信的那个最真实的世界,他回来了。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4 )

© 司危 | Powered by LOFTER